2013年3月7日 星期四

01032013-01212013非洲烏干達之行:大象

2013年年初,我跟著近二十位UEF芬蘭學生和教授在烏干達待了將近二十天,做為非洲熱帶生態學這門課程的實習考察。由於大家都是窮學生,又是一門生態 學課程的考察行程,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在營地紮營睡帳棚,省錢又符合課程本意更能體驗貼近大自然。行程當中的所有照片已經依照日期和地點放在我的FLICKR相簿上,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綜合的心得和觀察想要分享,所以就搭配照片寫在這裡。


這一篇的主題,是烏干達的大象。 

大象是陸地上的王者,在非洲大家都要讓他三分,人類也不例外。

_MG_7469

在伊莉沙白女王國家公園裡,我們的小巴士司機曾經這麼說過:如果我們在路上看到大象,開心的停下來觀賞拍照的同時,也得要注意一下自己到底在象群的哪裡。尤其是看到小象的時候更是要留心,因為小象通常都是在象群的中央,由母象們保護著。因此,萬一看到小象的時候一時不察就這麼停了車,很可能就正好停在橫越馬路兩端的象群的中央,於是母象們就會視白目的巴士為敵人,狠狠的給予一頓教訓。

運氣好,趕快開走給象群追也就罷了;運氣不好,整台巴士被頂翻刺穿都有可能。

某個下午,我們在國家公園裡的馬路上慢速前進,正巧就看到這一群大象在過馬路。謹慎的巴士司機把車停在稍遠處, 而不是就大辣辣的貼近象群停著。因為象群中有稍小的個體,母象們的脾氣絕對不會太好。
 _MG_7860
的確,母象們盯著我們瞧,搧搧耳朵抬抬鼻子,一副頗有戒心樣。而正當某幾隻母象要跨過馬路的時候,一台魯莽的白色小轎車颼的一聲迅速穿過,視陸上王者大象為無物。

我們的司機從駕駛座旁的窗戶伸出手,對著經過的白色小轎車點了點,一副『你好膽啊你』的指責表情。很顯然的要過馬路的母象非常不高興,不斷地跺腳噴氣搧耳朵。

『這樣真的太魯莽了,他們應該要讓大象先走才對。』

『大象是絕對有能力把小車踢翻的。』



_MG_7864

只是,雖然貴為陸上的王者,人類對大象數十年來也造成了不小的衝擊。最明顯的就是,在烏干達的大象缺齒的比例越來越高,因為長有漂亮的成對象牙的個體,總是盜獵者覬覦的對象。經年累月下來,缺齒的個體反而比較能夠在槍口下存活,缺陷反而成了保命符,就這麼一代一代的遺傳了下來。 _MG_7870

衝擊更大的,還有非洲森林象的盜獵遺骸。在森林研究站附近,我們造訪了幾個月前的盜獵遺骸。遠遠的就可以聞到的一股腐臭腥味,在眼前化為強烈的衝擊。已經幾乎腐爛殆盡的森林象只剩下枯骨和足墊,四周彷彿爆炸一般蓋滿了黑色瀝青般的殘餘物,外加千萬隻的蒼蠅和蛆和蛹,撲天蓋地的佔滿樹枝樹葉樹幹和一切可以附著的物體。
_MG_6907 stitch _MG_6899 _MG_6901 _MG_6904 _MG_6915 stitch _MG_6922
我想起夜晚的森林中,我們的紅外線自動攝影機曾經拍下森林象緩慢的經過,以及看著攝影機『這是什麼鬼』的狐疑眼神。森林象就在研究站的四周,隨時以龐然大物披荊斬棘的聲響或偶爾的低鳴提醒我們保持畏懼與敬意。白天在林間小徑也常可以看到森林象的巨大腳印,甚至可以看著他們的足跡,推想曾經有隻大象在這裡滑倒,或許還嘟儂著忿忿不平。

我們想像著萬一與森林象不期而遇的興奮和驚恐,不知該不該祈求這樣的機運發生。但當我們面對大象的巨大骸骨時,說什麼卻都太過輕盈了。

_MG_6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