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3日 星期日

從攝影本質和攝影倫理看野生動物/生態攝影的操弄



這幾年照相的人越來越多了,各大攝影論壇上分享照片的人也是倍數增加。但是樹大有枯枝,各種亂象也是越來越常見。以鳥類攝影來說,近年來貼育雛照、孵蛋照的人越來越多,修剪巢枝、調整巢位、對雛鳥動手腳被看破手腳的例子也不少。不然就是鳥音回播、或是除草架設枯枝布置場景、提供食物引誘鳥類造訪已經布置好的場景『登場』,藉以獲得自己想要的照片等等。這些案例三不五時的被拿出來爆料,然後在各個論壇上吵的沸沸揚揚,卻少有建設性的結論出現。

雖然我不是拍鳥的人(沒有特別愛鳥,也因為沒錢買大砲),但是對這一類的行為也是略有耳聞。我的賞鳥朋友們對這種強烈干擾鳥類的做法都是義憤填膺相當不恥,我也對於所有擺佈動物(例如變溫動物就用冰的讓他們行動遲緩好擺姿勢)以求好照片的做法頗有微詞。但是在這一篇文章裡,我想試著提供一個比較清楚明白的討論和條列式的說明,從倫理(也就是什麼事情該不該做)的角度,來說說我對這類行為的看法以及其中的黑白和灰色地帶。

首先,我們可以從攝影的本質來看這個問題。

我以為,大多數的攝影類型裡頭,讓人驚豔讚嘆的好照片,多半都是基於『機會難再得』的前提上。

是的,我甚至可以說,大多數的時候,正因為機會轉瞬即逝難再得,所以攝影都是環繞在『抓住機會的瞬間』這個事情上。大家可以想想攝影人在做的事情是什麼:大部分的攝影人平常練習拍照,熟悉自己的相機、光圈、快門、ISO,學習各種技巧,無非是希望在那個短暫的瞬間--無論是舞者跳起來的瞬間、小孩生出來的瞬間、男女友轉頭笑了的瞬間、砲彈落下的瞬間、日出日落火燒雲的瞬間、動物展翅的瞬間--能夠拍出好的照片,留下永恆的紀錄。

『機會難再得』這件事情幾乎是多數攝影不言而喻的基礎,所以基本上不會有人拿出來強調。但是我們看到一張好照片的時候,我們自然就知道,要在對的時間到對的地方的天時地利,加上所有點點滴滴累積起來的攝影功力一次發揮出來的人和,因此好好地捕捉到那個瞬間有多麼難得。而古往今來的好照片,多半也是因為抓住了那樣的時刻而名垂青史。

所以,如果你可以理解並且認同我所說的,攝影多半時候就是一件挑戰『機會難再得』的活動,那麼你應該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布置場景、播放鳥音、放蟲引誘、修剪巢枝、調整巢位、操弄動物上下其手,卻又號稱是『生態攝影』的這種攝影方式大有問題。

因為這根本上違反了『機會難再得』的默契。

今天,我們對好照片的潛在認知,來自於『機會難在得』的前提下,還能夠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絕佳表現。但是當這個機會根本不難再得的時候,甚至可以一再重複修改調整、恐怕還可以發號指令隨心所欲控制的時候,這個照片的結果就已經不那麼珍貴了。天時可以一再重來,地利又可以隨心所欲,這樣子拍出來的好照片,恐怕頂多只剩下彰顯攝影技巧的人和而已。我更認為,不只是生態攝影,在其他的多數攝影類型裡恐怕也是一樣,當這個『難得機會的瞬間』變成『你可以操弄、擺佈、拍不好可以一在重來』的時候,無論你使用的是什麼手段,攝影的珍貴本質就已經薄弱甚至不在了。

是的,如何操作攝影場景設定光線環境也是一門深奧的攝影學問,但是那屬於另一大類專門的攝影主題(沙龍攝影、外拍人像攝影、寵物棚拍攝影等),不在野生動物攝影或生態攝影,或其他場景再現性極低的主題的範疇內。既然是野生動物攝影,前提應該就是『沒有人養、沒辦法操弄控制、只能各憑機緣』的野外生活的動物,而如果號稱生態攝影,重點更是在於『自然生活的狀態』。這個概念應該很單純,沒有什麼模糊地帶。

所以,我的想法是:先不管對動物的干擾或傷害,如果是引誘、操控、布置場景、餵食、調整姿勢、影響到動物的自由表現,嚴格來說就應該要被歸類為沙龍攝影、棚拍攝影、模特兒外拍攝影這一類,而不能算是野生動物攝影或生態攝影了。因為這很明白的違反了『機會難再得』的基礎,於是再美好的畫面恐怕都只能展示攝影技巧而已。

想想,明明可以說真話,說這是動物沙龍攝影,讓同好欣賞自己的攝影技巧跟光線場景的控制能力,卻偏偏要說這是自然狀態下拍到的野生動物攝影或生態攝影,這不就是擺明了為了沽名釣譽而欺騙嗎?一旦被發現沽名釣譽隱瞞事實,所有的讚賞跟欣羨恐怕就都就變成了反感,連恰如其份的,對技巧和控制場景光線的好評都沒了,這是何苦?

更何況,無論是在哪個領域,誠實通常都是最最基本的要求,攝影裡當然也不意外。所以沒有路人你PS上去就是造假,沒有藍天白雲你貼上去就是欺騙,珍禽異獸沒有駐足你就灑飼料放肉塊引誘鳥音回播強迫他來甚至把鳥黏在樹枝上擺出場景,然後還想要蒙混過關讓觀眾以為這是自然的、真實的、天時地利人和的,不是沽名釣譽是什麼?這些作為,不正是想要讓自己得到名不副實的讚賞跟好處(無論是心理上或物質上)嗎?

今天你如果誠實表示這是PS上去的或是設計場景做出來的,你還可以得到你應得的,技術層面上的評價,畢竟本來影像處理要怎麼做到自然又不著痕跡、場景布置和動物誘引或沙龍攝影構圖都有其專業部分。但是一旦逾越分際,妄想以後製照片或是操弄場景的動物攝影蒙混過關,那就只有道德低落這個可能而已,更何況長遠來看也是討不了好,還可能會讓自己好不容易養成的技術與專業被眾人摒棄又落得一身腥,實在是個不智的做法。

另外,從攝影的更深層角度來看,好照片除了『美』之外,『故事性』或『意義』也絕對是不可或缺。一般攝影者如你我,也許在讓照片『美』的層級上就已經分身乏術了,恐怕也無力兼顧到『意義』和『故事性』的層面。但是顧不到故事性和意義是一回事,『不顧』故事性和意義就顯得淺薄而俗氣了。我以為除了生活記錄之外,大多數會努力精進技巧的攝影者總是在乎自己照片的故事性和意義的。而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這故事性和意義不見得要多麼崇高深奧,而是只要當身為攝影者的你看到照片會想要並且也可以說些什麼出來分享,那就是故事性和意義的部分。於是,一般的家庭照、生活記錄照也是可以很有意義與故事性的:家庭團體照可以因為難得的親人聚首而珍貴非常,模糊晃動但笑容滿溢的照片可以讓你回想起與親人情人出遊時的光景。你可以想像,如果有一天你想要辦個攝影展,這些故事性和意義就會是你在每一張照片底下對觀看者訴說的文字內容。誠然,有些照片是可以不需要任何說明就美得讓人過目不忘,但在我的經驗裡,這種『有圖說(故事性和意義)的照片』恐怕才是讓人印象深刻甚至回味再三的。

而你想,擺佈場景、控制一切、連動物都是呼來喚去的這類照片,或許美則美矣,但這背後的意義跟故事性又有多少可以分享呢?而一張故事性和意義薄弱,除了技術細節之外分享不了什麼的照片,又能被人記得多久?



從攝影的角度談過了生態/野生動物攝影的操弄,接著我想從干擾與傷害的角度,來討論為什麼野生動物或生態攝影擺弄場景或動物的做法。

先從傷害的角度來談。

就如同醫生誓詞裡面第一條『不傷害病人』一樣,生態攝影、野生動物攝影,甚至我可以說是所有的攝影類型都一樣,『不對被攝主體造成傷害』應該是大家都同意的最大前提。
所以那些麵包蟲插針引誘的、把巢位東喬西喬的、把雛鳥拿出來排排站的、把兩爬冰過擺姿勢的,都是可惡的混蛋,沒有第二句話好說。因為當下或是隨之而來的傷害顯而易見,根本沒有什麼模糊地帶。你只要設身處地的假想自己是那個可憐動物,就應該知道這些事情根本不該做,想都不該想。

那麼輕微一點的操弄,例如佈置場景、鳥音回播引鳥前來、提供食物引誘、驅趕動物到場景上的定位、使用閃光燈或強力手電筒等等的作為呢?

說真的,這些作為當下看起來並沒有顯而易見的傷害,隨之而來的傷害又很難斬釘截鐵的論斷,也因此多半只能說是干擾。這也是為什麼每次扯到這些作為,總是沒完沒了,各有各的說法,沒有誰信服誰。甚至最後總有人會(賭氣)說,只要有人就是干擾,照相也會有干擾,為了怕干擾就這不能做那不能弄的,什麼都不要做或是大家都自殺算了。

我承認,關於干擾動物這個事情模糊地帶很多,我們也很難說到底做了什麼就一定會或不會干擾動物。但是,從倫理(該不該做)的角度來說,本來就罕有一條清楚明白的界線。所以難免處在模糊地帶的我們,需要的是時時謹記討論『這件事該不該做』,並且反思自己的作為,而不是因為是模糊地帶,就大家一起和稀泥、得過且過就罷了。

而且說真的,這一類的問題當然也不只有在台灣發生,在國外也是有不少的討論。好比說我在芬蘭的本地攝影聚會裡頭,也曾經跟其他同好討論過這一類的作為到底適不適合(例如說用拉線的死老鼠引誘貓頭鷹捕食以拍到捕食照片到底可不可接受)。當然,我們沒有答案,也沒有顯而易見的標準,甚至很顯然的在不同的攝影同好的心中,都有不同的一把尺。

但是,我們並不因此就說「那就隨便」。我們還是會討論,並且希望聽到別人的尺度跟理由。因為該與不該的倫理角度的思考就是這樣,沒有非黑即白的答案,但總是得時時謹記、思考討論,以試圖接近答案,如果那個斬釘截鐵的答案真的存在的話。

所以,如果你問我的答案。我會認為,這些人為的、間接或直接的與動物互動,應該對野生動物都或多或少有干擾,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避免。我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從來沒有藉著這些干擾去拍照(我的FLICKR在這裡),這些干擾也不是拍到好照片的必要因素。但是,如果你真的無法避免使用這些手段,只要你在乎動物的,那你一定可以把你的做法『精緻化』,努力的將干擾減到最低最低。
因此,如果你要回播鳥音,拿個超大喇叭在山區馬路邊狂放,很顯然就過頭了。如同前面講的,攝影的本質是『機會難再得』,你可以盡一切努力去接近機會,但不是讓機會來接近你。你應該要做的,是辛苦一點到特定鳥種常出現的地方去,而不是用大聲公硬把他們叫過來。花點力氣找到他們,或是知道他們在不遠處,小小聲的、短暫的回播,只是作為輔助確認哪裡有鳥,相信也不至於招來多大的非議。甚至如果你厲害,你要一直學鳥叫跟鳥互動,那大概也不會有太多問題,畢竟你肺活量再大又能有多大音量?

而佈置場景,我以為大概對動物不太會造成太多影響。而且在野外拍攝動植物的時候,難免把雜枝殘幹野草落葉撥到一邊,要說誰從來沒有『操作』場景,大概也沒有人敢舉手。但是,如果花了大把心力在布置場景上頭,對於攝影本質的侵害恐怕就是大得多(想想機會難再得的攝影本質)。而且,有時候很明顯的就是佈置過頭了,那麼矯揉造作的畫面,把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湊在一起,是想騙誰呢?真的想這麼做,那就把自己的照片大方歸類到動物沙龍照或攝影棚拍裡頭吧。而且,如果畫面美歸美但是充滿了不自然的元素,能夠傳達出來的生態內涵或增進對動物的瞭解大概也就大打折扣。想想你的照片除了漂亮之外的故事性和意義,或許可以幫助你判斷該不該布置場景,以及要布置到什麼地步。

至於提供食物方面,也是另一個常常吵得火熱的作為。提供食物乍看之下實在沒什麼壞處(除了提供插針的麵包蟲那些混蛋之外),一般人甚至認為這是跟動物友好和諧互動的表現,更何況多得是餵鳥餵魚餵烏龜餵猴子的案例,要說這件事情大有問題也有違一般人的想像。是的,我知道從生態學或是保育生物學、野生動物經營管理的角度,餵食動物並不是一件好事,很可能改變了動物的覓食領域、覓食偏好、覓食行為、暴露行蹤、或是造成動物營養不良得病、族群數量過度膨脹、增加區域競爭等等長遠的壞處。但是我認為,這些科學上的觀點不盡然可以說服一般民眾,尤其是當他們眼見動物們大快朵頤好像開心得很的時候,更是難以被說服。

所以我覺得,與其吵著可以或不可以,不如就提供一些比較細膩的做法當作典範吧。如果你想以食物吸引動物,能不能使用天然的食物就好?好比說不要提供鳥店買的人造飼料,而是改用五穀雜糧類的天然鳥食?或甚至最好是把當地的動物食物集合起來就好?例如採集附近的野生漿果或毬果種子或昆蟲獵物等等來引誘動物?或者以翠鳥為例,提供附近水域裡自然存在的魚種做為食物誘引,而不要搞什麼朱文錦或吳郭魚?甚至是,如果想要吸引猛禽捕食,可不可以不要用牛肉塊或豬肉塊或死雞死鴨這些跟習性不搭的誘餌,改用老鼠或魚等本來就會被捕食的獵物來引誘猛禽?而且,既然是自己搞的、非自然出現的獵物,可不可以用動物的屍體如死老鼠或死魚,然後拉線綁上活結製造出『活著在動』的假象吸引猛禽就好,以免身為誘餌的苦主動物得要被綁住黏住拴住緊迫得要死最後還得被獵食?然後,就像是上頭提到的回播鳥音一樣,你提供食物引誘是一灑一大堆一整桶呢?還是只是零星的四處放一點碰碰運氣?又,提供食物的地方在哪?是自己方便最重要、路邊停車走兩步就到的山區路邊?還是走進林道或森林裡,去到目標動物本來就會自在活動的範圍?餵食這個舉動有好多種的可能,能不能選一個最溫和又最不介入環境的方法?還是說總是非得要大張旗鼓人工飼料亂灑才開心?

也許,到頭來能不能細膩調整做法,讓可能的不良干擾降到最低的關鍵,就是有沒有以動物為中心來考量吧。我們可以捫心自問,我想要拍出動物的生態美照,到底是希望讓大家看到『他』有多美多有趣,還是讓大家看到『我』的照片有多美多特別?而這個中心主體的分別,常常就決定了行為的可接受程度以及干擾的多少。

打個比方,在芬蘭許多人家都會在庭園裡掛鳥類餵食亭或餵食台,讓鳥兒們可以在冬天有額外的食物。這樣做也一定相當程度的改變了鳥類的覓食行為與生態,但是大家都是無欲無求,掛了食物鳥來或不來都是隨緣,鳥不來但是松鼠來了也是任他飽餐。大家也不過就是偶爾抬頭看有沒有鳥兒來拜訪,有也好沒有也罷都是隨他,哪怕屋主是個鳥類攝影愛好者整天抱著大砲按快門也一樣。這樣以鳥類為中心的無求做法,要說真的會干擾什麼自然大概也是微乎其微。又或是像我曾拜訪過的ERA EERO觀察站,這個觀察站也是在觀察小屋旁固定提供成堆鮮魚跟肉片,藉此吸引棕熊、狼獾(金剛狼)、狐狸、野狼、以及各式猛禽來此用餐。你說這樣的做法會不會改變動物的覓食行為?當然有可能。但是動物來或不來從來都無所謂,哪怕每個到觀察小屋埋伏拍照的人每晚要付上將近一百歐的價錢也一樣。除了被動的提供食物(而且還是天然的食物不是什麼煙燻魚或貓罐頭狗飼料)之外,來的是熊也好、狼也好、狼獾也好、甚至是俗到不行的燕鷗也罷,那都是動物自己的決定,我們只是想要順便拍拍照的旁觀者而已。更不用說ERA EERO觀察站的所在地,本來就是這些動物的聚集地。他們本來就在那裡,食物也只是讓他們現身的誘因而已。一切都是以自然和動物為主體,盡可能的將干擾降到最低最低。當然,如果要依照我前面所說的最嚴格定義,在這裡拍到的照片大概都不能說是純然的野生動物生態攝影。但是可能會因此招來非議嗎?我想也很困難,畢竟我們都看得到這個觀察站裡的種種做法考量的主體是誰。

說到這裡,如果這些以食物引誘動物以拍照的人老是貪圖自己的方便,自私的在路邊開個場景放一堆突兀的飼料,然後又狂播鳥音巴不得動物隨傳隨到還要搔首弄姿,拍完了又拍拍屁股揚長而去也不打理乾淨,絲毫不在意滿地的飼料會不會造成動物的覓食習慣改變,變得老是走到路邊找吃的因而大大增加路殺風險,那也難怪引起眾多側目與嚴詞批判了。說真的,有錢買大砲就要有本事扛,走到深山一點的地方很難嗎?想要布置場景,找個不是路邊不會提高路殺風險的地方很難嗎?想要提供食物引誘,弄個自然一點不突兀的食物、一次不要放那麼多好像暴發戶怕人家不知道自己飼料多一樣很難嗎?要讓麵包蟲不要亂爬,把蟲冰死不要用大頭針釘住很難嗎?播放鳥音引鳥過來,低調一點用小MP3不要用大喇叭、短暫放一下確定鳥在哪就好很難嗎?明明只要有心就可以拍到好照片,卻偏偏要搞這些有的沒的只能隱瞞不說的取巧伎倆,破壞攝影的本質、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還常常明目張膽的造成動物當下或隨後的傷害卻不自覺或不在乎,那被罵被看不起也不過是剛好而已。

坦白說,如果真的這麼不在意動物只想拍漂亮照片的話,可不可以去拍小朋友或外拍模特兒就好?好歹你侵害了他們的權益他們還可以抗議,動物可是只能默默吞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