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關於脊椎動物解剖實驗:丁香油(與苯氧基乙醇)對牛蛙的致死與麻醉效果

過去的文章裡面有提過,如果生物解剖課買來的牛蛙活生生的,但不該用乙醚把青蛙弄死,卻又不想/沒有能力以腦脊髓穿刺將牛蛙安樂死的話,那麼可以使用丁香油或苯氧基乙醇將牛蛙安樂死。

不過說歸說,我想很多人還是保持觀望心態,不想成為第一人去嘗試新的做法。其實我也可以理解,同時我也知道,如果想要提供替代方案,最好的做法就是做到徹底的無縫接軌,讓大家轉換超順利,最好還有額外的好處跟誘因,才可能促成改變。

所以,如果要說使用丁香油或苯氧基乙醇作為牛蛙安樂死的藥劑,我最好也是自己做過,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就真的去買了丁香油跟苯氧基乙醇,然後獲得了授課老師的同意,這幾個月來就在原本就會使用到牛蛙的實驗課單元中測試兩者的效果。


由於本文很長,因此先寫結論:
丁香油和苯氧基乙醇這兩種藥品都是肌肉神經阻斷劑,所以將牛蛙麻醉致死的過程中,中樞神經還沒有失去活性之前就會發生呼吸衰竭,讓牛蛙遭受不能呼吸的窒息痛苦,這也是為什麼過量麻醉致死的過程中牛蛙會有一陣子劇烈的掙扎。

因此,不建議以丁香油或苯氧基乙醇來過量麻醉犧牲牛蛙,因為這並不是安樂死。

雖然,這兩種藥物比起乙醚是對人超級安全,又不會對牛蛙皮膚有太大刺激,但這個世界並不是只有「只能使用乙醚」和「只能使用丁香油或苯氧基乙醇」這兩條「都不是安樂死」的路。既然要改變,那就改變得徹底一點,真正做到人道安樂死才是王道。如果沒有辦法執行安樂死,那就不應該犧牲動物來做實驗。沒有那個屁股,就不要吃那個瀉藥。

所以,這兩種藥物的正確使用方法,是以適當濃度來麻醉牛蛙然後執行穿刺,這才是符合安樂死規範的做法。而且,被麻醉的牛蛙一點都不會掙扎,非常容易穿刺,又因為麻醉了所以就算慢慢做穿刺也不會造成痛苦,大可以放心練習操作。

如果真的無法執行穿刺,那麼另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方法,是使用這兩種藥物適度麻醉牛蛙之後,再將牛蛙冷凍致死。這個做法理論上應該也足夠人道,因為安樂死規範中有提到,在人員安全考量的前提下,兩生爬行類在深度麻醉之後是可以冷凍安樂死的。因此,用這兩種藥物把牛蛙麻醉之後,再放進冷凍庫凍成冰棒,應該也是個雖不能完全保證毫無痛苦但應該足夠人道的做法。



這幾次的測試中,都是使用原本上課就會犧牲的牛蛙,因此並沒有額外犧牲牛蛙來測試麻醉劑的問題。

第一次測試

測試的目的有三:
一是了解這兩種麻醉劑的功效,看看需要多久才能讓牛蛙麻醉致死。
二是了解牛蛙在麻醉過程中的反應,有沒有什麼掙扎反抗,或是身體上有出現什麼刺激的跡象。
三是進一步了解,畢竟這兩種都是麻醉劑,如果麻死之後拿來穿刺,還會不會有穿刺正確時可見的跡象(手臂抽動&後腿伸直等)。

我們把12隻牛蛙分成兩群,丁香油和苯氧基乙醇各用了6隻。以15分鐘當作一個階段,每次拿出兩隻牛蛙來觀察麻醉狀況,其中一隻拿來穿刺以確認這個麻醉程度的牛蛙還會不會有穿刺正確時的肢體抽動現象,另一隻則放著觀察會不會過了一段時間就退麻醉甦醒。所以,在麻醉程度上我們就有15分鐘、30分鐘以及45分鐘三個程度,而且各自有一隻穿刺的牛蛙來看這個麻醉程度的穿刺反應,也各自有一隻牛蛙可以觀察這樣的麻醉程度,是否會在一段時間之後退麻甦醒。

兩種麻醉劑使用的濃度分別如下:我們在5L的水中加入3ml的丁香油,也就是0.6ml/L的濃度,比起過去的文獻建議的是高了點通常建議是0.35ml/L左右的濃度,最高的建議濃度也不過是0.45ml/L的濃度),至於這樣是不是太過了,我們可以先看看後面的結果再來討論。而苯氧基乙醇的濃度則是依照建議,在5L水中加入50ml的苯氧基乙醇,配成1%的濃度。就這樣兩桶水,各放進6隻牛蛙,在牠們每一隻都可以踩得到底的深度和空間中,開始測試兩種麻醉藥的效果。

麻醉至死的過程分別描述如下:
牛蛙一放入丁香油溶液中毫無掙扎或反應,就是扶著桶壁站在水裡,一切如常。但是過了5分鐘之後開始向上劇烈彈跳,這時候千萬要把蓋子蓋好蓋緊以免牛蛙跳出來,掙扎一分多鐘之後就又恢復平靜,之後不再有任何動作。

至於苯氧基乙醇溶液,牛蛙是一放進去之後一分鐘內就開始彈跳想逃,但是也是過了一分多鐘就不再有反應。

接下來,我們每15分鐘各拿出兩隻牛蛙,將其中一隻穿刺來確認麻醉後的牛蛙會不會有任何穿刺的動作反應。我們發現,無論是丁香油或是苯氧基乙醇,以本次的濃度僅僅是麻醉15分鐘,牛蛙在被穿刺時就已經幾乎沒有任何動作反應。仔細比較的話,丁香油麻醉的牛蛙在探針刮過延腦和上段脊髓時會有一點點的上肢抽動,探針向下穿刺脊髓時稍微有一點點伸腿動作,而苯氧基乙醇麻醉的牛蛙則是什麼反應都沒有。麻醉15分鐘的效果如此,麻醉30分鐘和45分鐘的牛蛙就更不用說了,就是個死掉的狀態,什麼動作都沒有。

穿刺的牛蛙反應如此,另外6隻沒有穿刺、僅僅是拿出來對照的牛蛙也是完全麻透。無論是丁香油或是苯氧基乙醇,麻醉15分鐘的牛蛙顯然就已經死亡,在之後幾小時的操作中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們另外也用肌肉電極器來刺激肌肉,想要知道這樣犧牲的牛蛙能不能用在肌肉與神經相關的生理學實驗單元中,結果是丁香油麻醉15分鐘就會讓肌肉幾乎沒有任何動作,除非沖沖水再把電極器開到最強肌肉才會收縮。根據文獻,丁香油的主要成份丁香酚的麻醉作用機制在inhibition of voltage-gated sodium channel (VGSC) and activation of transient receptor potential vanilloid subtype 1 (TRPV1),所以不只是麻痺神經,也會讓肌肉都癱瘓掉。也因此有這樣的效果也是理所當然。不過,稍微查了一下文獻,苯氧基乙醇的麻醉機制似乎還是不太清楚。

另外,在解剖時也觀察到心臟跳動很弱,甚至都停止跳動。由於後來我不在,根據轉述,還有微弱跳動的應該都是丁香油致死的個體。

最後,丁香油致死的個體的牛蛙腹面幾乎沒有任何泛紅異狀,但是苯氧基乙醇致死的個體則是有些微泛紅。對照牛蛙在麻醉過程中出現劇烈彈跳掙扎反應的時間,也許暗示苯氧基乙醇對牛蛙皮膚稍有刺激性,即使只是使用建議濃度(1%)依然如此。


總結一下丁香油(0.6ml/L)和苯氧基乙醇(1%)的效力:
  • 兩者都是麻醉15分鐘就能讓牛蛙死亡,就算不補穿刺也不會再甦醒。
  • 麻醉過程中,牛蛙都有一分多鐘的強烈彈跳反應,差別在於丁香油麻醉的牛蛙是在麻醉五分鐘之後開始反應,苯氧基乙醇則是放下去一分鐘內就開始反應。
  • 以腹部泛紅的程度作為指標,丁香油(即使使用了相當高的濃度)致死的牛蛙腹部都沒有泛紅,但苯氧基乙醇致死的牛蛙有。顯然丁香油對牛蛙的刺激性比苯氧基乙醇弱。
  • 兩者麻醉15分鐘以上,牛蛙被穿刺時都幾乎不會有任何的肌肉反應。所以如果要先麻醉再穿刺,而且期望看到穿刺時牛蛙的反射動作,那麼就必須以文獻建議的濃度來麻醉才行。

後記:
坦白說,看到牛蛙掙扎跳動是有點讓我驚訝,因為一個良好的麻醉安樂死應該是讓動物就昏倒,而不會有什麼明顯的掙扎。當然,我們知道這次使用的丁香油濃度偏高,所以也許再把丁香油濃度降到0.45ml/L甚至0.35ml/L,就可以改善這個狀況。倒是,苯氧基乙醇的濃度雖然依照建議,但是後來比照一些文獻(這裡這裡),似乎1%也是太高了。雖然文獻中麻醉的對象都是魚類,但是對於兩棲類也許也是有向下調整的空間。

有人可能會想:反正是麻醉到死,確定會死比較重要吧。但是我要強調,安樂死之所以是安樂死,就是在「讓動物在盡可能沒有痛苦的狀況下死去」。既然動物會掙扎,那就表示還有劑量調整改善的空間,或甚至是這個麻醉劑其實無法人道致死,所以並不是確定會死就算了。就算是可以用來安樂死的麻醉劑,劑量不對也可能會造成動物不舒服,這樣就不夠安樂。在還沒有辦法不讓動物額外犧牲之前,盡量做到「免除其不必要的痛苦」是最重要的任務。

至於對人的影響,丁香油和苯氧基乙醇都是非常安全的藥劑,丁香油是天然的精油成份,濃度不超過1.5ml/L對人類都不會有毒性。而且在牙科上經常拿來作為殺菌劑和麻醉劑,所以如果你使用丁香油來麻醉牛蛙,那個味道應該會讓你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沒錯,就是你看牙醫坐在診療椅上的時候,或是洗牙完了起身漱口的時候,會聞到的那個味道。是香是臭見仁見智,但是基本上牛蛙死亡以後拿出來沖沖水,應該就不會有什麼明顯氣味。而苯氧基乙醇也是非常常用的化妝品添加物,用來殺細菌真菌兼防腐,聞起來有非常清淡的玫瑰香(因此也叫做玫瑰醚),所以也可以放心使用。

最後關於價錢:
丁香油在台北後火車站的第x化工行是500ml一罐2600元,要是像我一樣每次用3ml泡個5L溶液來安樂死6隻牛蛙,可以用上160-250次,也就是平均每次10-16元,可以用到天荒地老。如果溶液的效力足以重複使用的話,每次的花費就更便宜了。


苯氧基乙醇我買的是試用包,100ml小罐裝200元,泡個5L的1%溶液只能用兩次,平均每次花費100元。但是如果買500ml大罐裝價錢就只要600元,平均每次花費只剩60元,可以用10次。要是溶液的效力足以重複使用,花費就更便宜;要是濃度調降(降多少要再測試),當然就更更便宜了。


第二次測試

因為苯氧基乙醇能夠查到的麻醉研究文獻太少,所以就不測試苯氧基乙醇的效果,專心的測試丁香油的效果就好。

為了讓牛蛙掙扎得更少,所以把丁香油濃度調降,在5L水裡面加入2ml丁香油(也就是0.4ml/L的濃度,符合文獻建議),放了12隻牛蛙進去,結果麻醉30分鐘還是沒有死亡,碰眼睛時眨眼反射依然存在。不過,過程中牛蛙的呼吸明顯變得用力,下顎和腹腔的肌肉都更大幅度的收縮,推測是肌肉已經受到丁香油的影響,所以需要更用力收縮才能有助呼吸。為了讓牛蛙安樂死,追加了1ml丁香油進去(濃度因此達到0.6ml/L,和上次測試一樣)。很快的牛蛙就開始劇烈掙扎,而且這次掙扎的時間還稍長了一點,數分鐘後才失去活動,15分鐘後失去所有呼吸和反射活動,犧牲完成。

這次測試顯示,雖然0.6ml/L的丁香油比文獻上建議的最高值(0.45ml/L)高了不少,但是對牛蛙而言可能才是足以在15分鐘內達到麻醉至死的濃度。否則的話,減低濃度只能造成部份的麻醉。若是後續追加,反而會劇烈掙扎得更久。

所以,真的要用丁香油把牛蛙犧牲,使用0.6ml/L的濃度可能是最保險的濃度,得以在15分鐘內讓牛蛙徹底死亡。

另外,致死過程中的掙扎讓我總是覺得不對勁。以後如果有機會,希望可以使用MS222測試看看,假如這個知名的兩生類麻醉安樂死藥劑在過量導致安樂死的過程中不會讓動物掙扎,那就表示丁香油(和苯氧基乙醇)在麻醉致死的過程中會造成動物緊迫,不適合作為安樂死藥劑。


第三次測試

上一次的測試之後搜尋了好些文獻,得知丁香油應該要以1:10的比例溶於無水酒精中,因此本次測試比較了溶於酒精再配成0.4ml/L溶液和直接將丁香油加入水中配成0.4ml/L溶液的差異。而且,這次使用大的整理箱,丁香油水溶液的深度大概5公分,讓每隻牛蛙都可以自然的在底部移動,不會疊在一起,也不需要在水桶中費力的扶著牆壁站著,這樣要觀察牛蛙的行為和麻醉過程中的反應也比較自然。

很明顯的,先以無水酒精為溶劑配成10%的丁香油酒精溶液,再配成水溶液,讓丁香油能夠更均勻的成霧狀散布在水中,水面也沒有大片油花。相比之下,丁香油直接加入水中會在水面有大片油花,水體中和水底也是大團的油滴聚集,麻醉效果應該會因此降低,局部的高濃度接觸對牛蛙可能也有比較強的刺激。

以無水酒精製備10%丁香油溶液再調成0.4ml/L丁香油水溶液(左)和直接將丁香油加入水中調成0.4ml/L丁香油水溶液(右)的表面油滴差異

以無水酒精製備10%丁香油溶液再調成0.4ml/L丁香油水溶液(左)和直接將丁香油加入水中調成0.4ml/L丁香油水溶液(右)的油滴在水中分佈差異

而且,先製備成丁香油無水酒精溶液再調成0.4ml/L丁香油水溶液,用來麻醉8隻牛蛙的效果很好。在15分鐘的麻醉期間,牛蛙的活動正常,並沒有劇烈掙扎或跳動的跡象,但漸漸就會失去肢體控制的能力而四肢放鬆趴倒。將麻醉後的牛蛙脊椎穿刺,不僅不會有任何掙扎和反抗,更依然保有正確穿刺時的肌肉抽動和伸腿反射。因此,還是可以藉此判斷穿刺正確與否。

另外,使用肌肉電擊器刺激肌肉,也還是能夠看到肌肉收縮,所以這樣先以丁香油麻醉15分鐘再穿刺的做法,也適用於需要保留肌肉活性的實驗單元,對於需要保留神經活性的實驗單元或許也適用。

值得注意的是,上次測試之後進行文獻搜尋與回顧,綜合獸醫安樂死規範和丁香油麻醉的研究文獻,確定了丁香油是以肌肉神經阻斷的方式產生麻醉效果,因此過量麻醉致死時,在中樞神經失去活性之前會先造成呼吸衰竭。因此,這樣的肌肉神經阻斷劑都不能拿來做為安樂死的藥物。

這也就是為什麼以丁香油(還有苯氧基乙醇)麻醉牛蛙致死的過程中,牛蛙會有劇烈掙扎的現象,想必那時候就是呼吸衰竭窒息的緊迫狀態。

這樣看來,丁香油作為牛蛙的麻醉劑是很不錯,但實在不適合拿來把牛蛙麻醉致死,因為這樣真的不安樂。除非我們有辦法讓牛蛙在中樞神經失去活性之前都不要呼吸衰竭,不然丁香油實在不適合直接做為過量麻醉致死的藥物。

不過,既然丁香油可以麻醉牛蛙,讓牛蛙在被穿刺的時候毫無反應跟反抗,那麼把麻醉之後的牛蛙放進冷凍庫裡冷凍致死,或許是無法執行脊椎穿刺的人的另一個『可能還算人道』的做法。既然已經麻醉,神經就不會傳導痛覺,於是當溫度降到足以停止中樞神經系統時,牛蛙漸漸凍成冰棒應該就能夠人道致死。不過,由於牛蛙是溫帶種類,天生就有能夠熬過低溫的抗凍機制,因此,麻醉之後放進冷凍庫凍成冰棒的時間應該要足夠長(例如24小時?這可能要測試才知道),才能夠確保牛蛙必定因冷凍而死亡。

2016年1月23日 星期六

參加「台北教育大學科普桌遊成果展兼測試交流會」觀察與心得

我向來對桌遊教具很有興趣,一耳聞這個活動,就馬上決定要去看看。雖然早就過了網路報名時間,但還好可以現場報名,於是我就進去了。

這個活動的由來,原來是台北教育大學在去年辦了「桌遊設計X科普共玩」工作坊,工作坊裡的成員分組並且努力發想設計出的桌遊,就是這個成果展的作品。

小小會場的動線安排不太好,音樂也有點吵。桌遊既要解釋又要玩,絕對不可能安安靜靜,一定是人聲鼎沸的,炒熱氣氛的背景音樂因此就多餘又干擾了點。

場中的參賽桌遊總共六組,因為人很多,有兩組我先跳過,沒想到在我回頭要去看的時候就已經收攤了。所以詳細的記錄只有四組,另外有一組是已經把內容問得差不多了,而剩下的那一組就只有驚鴻一瞥稍看過玩的時候的狀態跟規則。

首先我要先說,我認為知識型桌遊,尤其是有教學目的可以當作教材教具的桌遊,應該重在知識應用,因此規則應盡量簡單或有所本。不然,搞一堆複雜的規則和動作算計,好玩可能好玩,但就喧賓奪主了。另外是,知識型桌遊最好也不需要獨立莊家來引導遊戲,不然老師或助教基本上會分身乏術不夠用,也因此規則要盡量簡單會越好。
 
本著這樣的個人想法,我對各組桌遊的觀察記錄和心得如下:

糞青撇條王:
玩家抽牌化身不同種的食物(王子麵、總匯披薩等),食物牌上有營養成份,因此可知營養均衡或不均衡,以及因此需要消化的大宗營養成份,以及對應所需的不同份量消化液。
每個玩家有兩顆消化液,自己可以決定什麼時候放在消化道的哪個位置。遊戲重點在玩家從口腔開始,擲骰往前盡快走完消化道完成消化並變成大便,同時還要為了讓自己代表的食物消化完全,必須試圖讓所有玩家放的消化液分佈(唾液胃液腸液)符合自己食物的需求。
功能牌很多,有的跟生理現象有關如胃食道逆流,但不盡然能夠完全對應。
這個桌遊看起來稍微複雜,功能牌又多,應該需要有獨立助教引導遊戲
糞青撇條王


台灣水電工:
遊戲規則簡單明瞭,複習應用歐姆定律。設計者說玩家分兩邊為好人壞人,好人要努力將電源接上燈泡,壞人則是努力使用電阻和亂接線阻撓好人成功,又因為比較容易破壞成功,所以壞人必須稍少。我則是覺得如果設定為水電師傅接電,師傅的小孩幫倒忙,這樣感覺更有意思。
桌面上會有方格底紙,旁邊有各式各樣接線方式或代表電阻的方格小卡,玩法就是把小卡放進方格底紙努力讓電源接通,有看到另外的剪刀小卡,應該是增加趣味的特殊功能卡。
這個遊戲可以擴充為實體電路遊戲,接上電就可以有燈亮或音響,感覺更炫。或者可使用導電麥克筆畫在方格底紙上之類的。
規則非常簡單,顯然不需獨立助教引導遊戲


台灣水電工


勇渡黑水溝:
玩家代表不同族群(漳、泉、客、清廷等),在固定的台灣地圖上面有固定的地點,在地點上依照回合做事累積資產兵力,可以互相攻打,但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重大事件發生影響局面。有民國無雙的感覺
遊戲有點複雜,操作的步驟不少,應該需要獨立助教引導遊戲或是讓事件發生

勇渡黑水溝


綠蠵龜旅程:
我有親自下去玩一輪的遊戲。概念不錯,把所有綠蠵龜的挑戰都涵蓋了。但太複雜,要玩超過四五回合才會稍微理解該做什麼。一開始隨機拼湊六角形的地圖方塊成為遊戲底面,中間是沙灘,每個玩家選定一固定顏色的兩隻海龜從沙灘上出發。玩家一開始有十點天賦可以分配到體型、競爭力、游泳速度和產卵數四種天賦上,在每塊地圖上有各自的圖樣代表該海域有什麼其他生物(也許是掠食者、也許只是其他生物),另外還有數字代表該地圖的可容納海龜數、提供食物數、得分點數、以及額外的食物機會。玩家依順序以自己的移動能力移動海龜,兩隻海龜都移動以後即為一回合結束,並計算得到的食物數量和得分,湊滿五份食物就可以將任一天賦升一級。每回合結束後,地圖上外側兩圈的鯊魚會各自順時鐘動兩格,漁船則由得分最低者自由動一格。如果海龜所在海域有額外食物機會還要拿取食物,並且翻面看看是真的吃到食物,還是吃到塑膠袋或其他額外狀況。
總之,瑣碎規定和流程動作實在太多,如果地圖卡設計好,也許會好一點點。個人認為非常需要獨立助教引導遊戲

綠蠵龜旅程


再見登革熱:
簡單方格地圖,分成學校商業區住宅區公園。遊戲的目的是所有玩家同心協力努力清除積水容器消滅蚊子,以降低登革熱的爆發風險。遊戲開始隨機灑下垃圾到各區,玩家代表不同身分(學生老人主婦爆肝上班族小孩等)從各自區域開始,擲骰子移動格數清垃圾,一回合結束後就看區域內的容器和蚊子的數量,超過門檻就爆發登革熱,在其中不同身分的玩家會各自損血,還有功能牌可以幫助清理容器或蚊子(例如拿到電蚊拍或是移動速度加快)。
根據詳細詢問的回答內容,聽起來應該是個簡單易懂的遊戲,可以不需要獨立的助教引導遊戲進行




再見登革熱的灑垃圾&蚊子裝置


化學牌:驚鴻一瞥。類似魔法牌,桌面牌是各種物體如胃素或碳鋅電池,要湊各個元素,應該可以不用獨立助教引導


除了參賽的六組桌遊之外,另外還有幾組廠商來展示,我也看了一下。

森林保衛戰:只是建立在森林生態系的背景上,但遊戲本身不會增加知識應用性,趣味性居多。
森林保衛戰


花見小路:有點類似排七,但每個動作都跟對方的決定有關,包含相互預測的賽局性質。神奇的玩法。(二月底上市)


花見小路




永續城市省水大作戰: 規則花樣有點太複雜,不太適合作為科普教學桌遊的設計架構,但構想很不錯。應該需要有獨立助教引導遊戲
永續城市 省水大作戰

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投廢票在台灣除了圖個一時爽快之外根本毫無用處

數年來,每逢選舉就會有人號召投廢票,甚至成立廢票聯盟,希望能夠以廢票表達對候選人或政黨的不滿。最近也在臉書上流傳這個「你的廢票夠廢嗎」的資訊圖表,雖然說這個作者在2015年12月30號補充說明,強調自己做這個資訊圖表是為了「確保大家的有效票能夠發揮效用」,而且了解有效票和真正廢票的不同也有助於監票作業,但是看起來也讓某些本來好像就舉棋不定的選民,因此想要投下廢票。

其實,投票是非常私人的事情,每個人要選哪一個候選人或政黨,旁人其實無從置喙。但是,看著這些鼓動眾人「投廢票」的傢伙,我倒是想要提供一些我對於「投廢票」的一些思索。

我們先來看看,在沒有作票的狀況下,一個選民如果去投了票,但是卻變成廢票,可能是出於哪些原因:
  1. 有屬意人選,想投有效票,卻因為某些身心障礙的緣故,結果變成廢票
  2. 有屬意人選,想投有效票,卻因為當下的自身疏忽的緣故,結果變成廢票
  3. 有屬意人選,想投有效票,卻因為當下的外力干擾的緣故,結果變成廢票
  4. 沒有屬意人選,而且想要教訓特定黨派或候選人,於是投廢票
  5. 沒有屬意人選,因為覺得所有候選人或黨派都很爛,根本沒資格拿到自己的這一票,於是投廢票
  6. 沒有屬意人選,因為覺得所有候選人或黨派都很爛,想要表達「以上皆非」並且寄望改變選制,於是投廢票
  7. 沒有屬意人選,但想要參與投票,於是投廢票
  8. 不認識候選人,只是想湊個熱鬧去投票,於是投廢票
  9. 單純覺得投廢票很率性/不羈/爽快/反社會/特立獨行,於是投廢票
如果簡單歸類一下,我們可以把上述的第1-3種原因屬於「本來不想投廢票」,這些選民會對自己的廢票懊惱或沮喪。畢竟他們是因為身心上的限制、當下自己的疏忽或外在的干擾而投出廢票,我們哀矜勿喜、或者默默覺得可笑或可惜就算了。

至於第4-9種的原因,則是屬於「本來就想投廢票」的選民,他們投完票以後應該是心安理得理所當然,甚至得意洋洋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重要而且正確的事。

如同上面說過的,投票是個人的事情,所以抱著第7-9種原因投廢票的人,我們也就不去討論什麼浪費時間金錢社會成本等等的旁枝末節,大家高興就好。但是,對於抱持著第4-6種原因而投下廢票的人,這些人的廢票不是為了求個高興,而是想要藉著廢票表達意見,因此我想要說說我對這個表達意見的方法的觀點:

不管想藉由廢票做些什麼,在台灣投廢票的行為就像是亂丟不可回收的垃圾一樣,只能拿去燒掉,一點用都沒有。

在台灣,想要藉著投廢票來教訓特定政黨或候選人、表達所有政黨或候選人都很爛沒資格拿到自己的票、或是想要表達自己「以上皆非」的意見,根本就是好傻好天真的做夢。

首先,抱持這些想法的選民所投下的廢票,樣子跟因為障礙/疏忽/意外而產生的廢票根本沒有差別,所以沒有人知道在廢票裡頭有多少比例是這種「有想法的廢票」。既然沒有辦法區別,就不可能變成焦點,於是不會有任何影響力。

抱著第4種原因投廢票的人請好好想想,廢票上頭沒有寫明杜爛的是哪個政黨或候選人,所以誰知道是在杜爛誰要給誰好看?就算真的寫了也一樣是廢票而且沒用,因為這是不記名投票不是問卷調查。要表達意見根本應該直接去跟政黨或候選人當面講,用廢票表達意見根本搞錯方法走錯場。

抱著第5種原因投廢票的人也一樣,如果覺得所有的政黨和候選人都很爛,沒資格擁有自己的一票,那就應該積極跟政黨和候選人表達意見,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糟糕,多麼讓人失望。如果沒有這麼做,卻只會在選舉的時候「用廢票表達意見」,或許投下廢票的瞬間覺得自己是把所有政黨或候選人通通拒絕的高傲主人,但事實上只會被候選人當成連印章都蓋不好的手抖蠢人而已。再說一次,要表達意見根本應該直接去跟政黨或候選人當面講,用廢票表達意見根本搞錯方法走錯場。

至於抱著第6種原因投廢票的人嘛,同樣也是用錯方法了。我理解覺得候選人通通都是爛蘋果誰都不支持而且對這種狀況不滿的想法,但是很不幸的,在台灣我們就是沒有像泰國那樣有「以上皆非」的選項,或是像法國那樣有「第一輪沒有候選人得票過半就取前兩名進行第二輪選舉」的選制,除了為候選人設下得票低標之外還可以表達不滿。要想表達以上皆非的意見,就要有「以上皆非」的選制,那就應該努力推動修法改變選制,於是就應該要積極找到願意配合的候選人,努力讓他當選之後執行人民交託的任務,而不是妄想用一張又一張的廢票來「提醒」候選人。

更何況,誰知道選民是抱著改革選制的心情去投廢票的啊?候選人又不是靠著廢票當選的,期望候選人當選以後看著不太少的廢票,然後心有靈犀裡面有不少人是在控訴著所有候選人都很爛、選制應該要改革,於是著手推動修法改變選制,到底候選人是這些選民肚子裡的蛔蟲還是跟選民有心電感應?抱著這種想法投廢票,不覺得實在是好傻好天真想太多嘛?

總結來說,如果選民對候選人或政黨有意見或覺得很爛,投廢票並不會讓他們知道選民的賭爛,只會被當成連投票能力都沒有的腦殘而已。而如果選民想要在投票時表達「以上皆非」的意見,那施壓候選人在選後去修改選制才是有效的方法,在台灣現行的選制下用廢票表達「以上皆非」,甚至還期望選制可以因為廢票增加而改變,完全就是精神勝利阿Q至極的天真想法而已。

不過,如果知道了自己的廢票對改善現況毫無幫助,這行為也跟原本的動機理路不合,但還是決定投廢票圖個一時心理爽快,那就投吧。

2015年11月29日 星期日

課堂解剖活兔事件短評,以及鄉民的Q&A

嘉義市私立嘉華中學一名生物老師,去年五月在高三醫科升學班實驗課時,讓37名學生分組學生解剖8隻活兔,被爆料到新聞上。看著老師的說詞,還有學生在課堂上的態度,我真的覺得台灣是個神奇的島嶼,可以這麼數十年如一日的教導同樣的內容。

姑且不論到底為什麼要用兔子代替青蛙來解剖,我們直接來討論解剖兔子的操作裡頭有什麼問題,再來談談解剖課的必要性。

首先,這個兔子用乙醚麻醉,就是第一個重大的錯誤。

根據農委會公佈的安樂死規範, 乙醚是個不能使用在>125g的兔子身上的安樂死藥劑,雖然這位老師用的是幼兔,但是恐怕也超過125g,所以不能使用乙醚安樂死。就算這些幼兔真的小於125g好了,乙醚作為安樂死的方法也是「一般情況不推薦,除非實驗需要」。在這個實驗裡,我們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選擇乙醚的必要。

根據該老師的說詞:『我的老師當年就是這麼教我的,我現在也只是想要把同樣的東西教給我的孩子們』。我們大膽猜測,選用乙醚來犧牲兔子也只是因為以前都是這樣做,所以現在也就繼續這樣做。

其實,乙醚易揮發易燃易爆,有致癌性,有眼鼻刺激性,又易溶於血液,不只是不應該拿來安樂死兔子,也根本不應該拿來安樂死青蛙,或是用來安樂死任何動物。幾十年前我們不知為何老是把乙醚當成萬用麻醉藥,整天拿來把動物犧牲掉。那些荒唐的歲月過去就過去了,現在安樂死規範就放在網路上,既然身為教師,還是更新一下資訊比較好。

所以,新聞裡面的『解剖過程先用乙醚麻醉,科學教學完全合法』的說詞,也是資訊數十年沒有更新的錯誤認知。

第二個值得討論的問題,就是這一堂解剖課到底要幹麻?

依照這位老師的說法,是因為該校有「醫科保證班」,又有學生提出「青蛙是兩棲動物,但醫學大都是醫治哺乳類,這樣的解剖教學不是差很多嗎?」這樣的質疑,所以他決定回應學生的疑惑,買兔子來解剖。

其實身為老師,應該要非常清楚每個課程的教學目的為何。學生的問題其實透漏了『我們的解剖課程根本無法讓學生知道解剖目的是什麼』,但很可惜的,老師也沒有試著回答學生的疑問,或老師根本也不清楚解剖單元的目的為何,才會以為應該要解剖哺乳類才是更好的教學。

解剖課程的目的,不外乎是「了解(脊椎動物的)外部型態與內部構造」。所以,使用青蛙和兔子,其實都是要讓學生了解「包括人類在內,脊椎動物的基本構造」,而不是要藉此多麼了解特定動物的身體構造,更不可能是為了大學課程而先修。真的上了大學唸了某些科系,自然會有應該要學習的課程實驗內容,就算是醫學外科或獸醫外科或動科畜產或生科森林需要操作什麼,那也是系上的實驗課、見習課還有實習期間會不斷練習的事情。要想靠著一堂額外的解剖課來增進幾年後的技巧或態度,或是以為這樣就可以比較有可能錄取該科系,完全就是想太多。

不過回過頭來,我們可以開始思考一個問題:在一般課程裡頭為了了解動物的型態構造而解剖,到底有沒有必要?

其實,在過去沒有多媒體照片圖片模型等輔助教具的年代 ,不解剖似乎就只能看圖想像外部型態和內部構造,因此這個目的或許還有足夠的正當性。但現在多媒體影片圖片滿天飛,可以讓學生拿在手上把玩拼裝拆卸又製作精細的4D模型也不貴,要了解脊椎動物的結構直接看人類的就好,使用實體動物的必要性就下降很多了。

更何況,在台灣幾乎所有的實驗課本,目前都只是把可能會看到的外部型態和內部構造列表放圖例加上描述,然後讓學生在動物屍體裡頭一番翻攪,按圖索驥走馬看花的對照之後就完事了。花了幾個小時,聞了一些血腥,好像就學到了什麼,但其實根據我的經驗,這樣的解剖課程所學到的知識非常片面瑣碎。如果使用的動物不是本來就死去的個體(例如實驗室研究後安樂死的動物、路殺的動物、養殖場死去的動物等等),而是為了這樣的學習方式特地買來的活體動物,那麼動物為此犧牲生命,還真的很不值。


不過,看到一堆鄉民因此跳腳大放厥詞,說些「這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做」「不解剖以後怎麼當醫生」等等的意見,我想接下來直接來回答這些荒唐的腦補。
  • 這是醫科保證班,先解剖確定自己適不適合走這條路,本來就是應該的。
    醫科保證班也不是自己說保證了就一定會考上,就算考上也還有很多養成教育會慢慢培養。不勞在真的變成醫學生之前就裝模作樣,做些自以為對醫生養成有益的事情。真要做什麼確定自己適不適合當醫生,或許先去練習睡眠中斷比較實在。
     
  • 當醫生無法接受血腥畫面,還是早早轉組好。
    請想想醫生見血的時候是什麼狀況?是先有了見血意外/待治疾病,然後醫生動手處置/拯救/修補/幫助。對醫生來說,這種見血的狀況的確是職業不可避免,但他的職業就是要提供幫助,所以有責任跟使命面對血腥場面。但請問把一隻好好的動物弄死解剖,其中有什麼責任跟使命?有幫助拯救修補任何事情嘛?
     
  • 醫學系的學習就是不斷的活體解剖,除非你不念醫學系。
    不知道這是台灣哪個醫學系的做法,還真是遵循不知道哪來的古法。如果不斷活體解剖的是人以外的動物,請問在念的是醫人的醫學系還是醫動物的獸醫系?與其拿動物來活體解剖半天,不覺得把見習實習還有住院時期的訓練弄好,直接面對人的各種差異和狀況,學習比較有效率嘛?如果不斷活體解剖的是指「病人」,那麼到時候去面對頻繁到想吐的外科病人開刀不就好了?早個七八年練習一次有何屁用?
     
  • 醫學這門課實踐是非常重要的!! 沒有經驗是要怎麼成為一個醫者?
    沒錯,所以請以後在病人身上好好練習實踐,早個七八年解剖一隻動物有什麼練習或實踐的價值?
     
  • 解剖活兔殘忍,不忍直視,那上了手術台怎麼辦?
    現有的能耐跟未來能夠承受或培養的能耐其實是兩回事,放眼望去台面上所有的醫生,有多少人敢說所有具備的能力和能耐,都是小時候就擁有的?如果醫學教育沒辦法培養出這個能耐,要靠中學時候一個莫名其妙的血淋淋犧牲動物場景來確認能耐的話,就是養成教育的無能和失職。
    真的變成醫學/獸醫生,會有好幾年的養成教育,讓他們最後可以上得了手術台。不勞早早操心,杞人憂天。
     
  • 這是學醫的過程。
    醫學的重點在人身上的操作,到時候會有多到想吐的時間來練習,根本不需要犧牲動物才能培養出一個好醫生。而且如果犧牲動物來學醫好棒棒的話,那我們這個還在犧牲活體動物來教育的國家應該要是世界醫學前幾強,因為諸多先進國家的教育早就放棄活體動物解剖了。而我們有比人家強嘛?我們的醫學研究有世界頂尖嘛?顯然這根本不是學醫的必要過程。
     
  • 這樣可以讓學生瞭解如何尊重生命。
    什麼時候我們要藉由剝奪生命才能學會尊重生命了?那我也可以藉由搶人的錢讓人了解錢有多重要,或是更狠一點,叫學生回家把家裡的寵物扭斷脖子,相信更能夠學到尊重生命。尊重生命不是這樣教的。
     
  • 這是為以後做準備,否則如果唸了獸醫/醫學發現自己不敢解剖再砍掉重練嗎?如果沒有勇氣在動物上劃刀或凝視肚破腸流的畫面,升學後才後悔怎麼辦?
    可以去菜市場或屠宰場逛逛,可以去獸醫院幫忙,或是可以去急診室坐坐,絕對比解剖小動物更能夠了解自己有沒有能耐看見血腥畫面。至於親自動刀什麼的,明天的事情明天操心,真的變成獸醫/醫學生了,會有養成教育讓學生知道要面對的是什麼然後欣然接受它,否則就是養成教育的失職。如果真的發現自己沒辦法見血,可以轉系/雙主修/輔系/休學重考,方法真的很多。
     
  • 讓考得上醫學系的人做這個實習就好,或改發實習認證好了 沒認證過的我不敢給他看。
    知道國外的醫學教育幾乎都不做解剖活體動物的事情了嘛?話又說回來,
    先別說實習認證惹,波波來的醫學執照有在注意嘛?
     
  • 問過陳建仁為了研究殺過多少動物嗎?這是一個必要之惡。
    既然講到做研究,3R應該有聽過。做研究是非常計較動物該不該死、該怎麼死、該怎麼使用、有沒有更好的操作方式的。但這個例子有在考量這些嘛?解剖動物的課程根本不是必要之惡。
     
  • 老師一片好心,這樣會抹煞他的教學熱忱。
    老師的確可能是一片好心教學熱忱,這一點沒有人否認也很多人承認。但是事情做錯就做錯,認錯就認錯,調整成更好的方式就好。反正台灣動保法這麼宣示性質,又沒有執行人員,教育上的動物使用根本等於沒有任何規範,也不會被告上法庭。如果因為這樣被批了自己的教學熱忱就被抹滅,那看來教學熱忱也不太多。
     
  • 要去哪裡找死的動物?跟廠商訂死的動物還不是原本是活的再被他們弄死送來而已。
    多得是來源,
    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而且可以保證是人道處理,不會在課堂上被錯誤的方法(如乙醚)弄死。還有,這些動物也不會是為了要解剖才額外殺死的個體,而是例如養殖場的屍體、研究結束後的個體、或者是要處理掉的外來種等等,拿來解剖才是真的「物盡其用」「發揮最大價值」。
     
  • 以尊重的心奪去另一條生命也是很重要的教育。
    所以只要嘴上說心裡尊重,做什麼行為、為何而做都沒關係囉?
    如果心裡尊重就好了的話,哪天我也可以這樣跟父母說「我是以孝順的心把你們丟去街上等死」。
     
     
  • 這課程對我而言是很有啟發的,讓我成長。
    那什麼時候輪到對大多數的其他人有啟發有成長?
    心理層面的成長如果可以拿來當某件事應該做的理由,那我也可以說被霸凌的經驗讓我成長,所以被霸凌就是對的好棒棒?我們自己回頭去看有些什麼成長是一回事,面對當下該不該做是另外一回事,這從來都不是充分的理由。個人反省過去經驗的意義,不但不算是客觀有力的證據,反而更像是美化的藉口。(來自蒲世豪先生的觀點,非常感謝)
     
  • 解剖兔子就哭哭好可憐,解剖青蛙就活該死好,鄉愿!
    沒錯,這的確是鄉愿,所以其實根本兩種活體動物都不該拿來解剖,因為現行的解剖課程超級沒有教學成效的。
     
  • 解剖完有將兔子好好安葬了,很尊重生命了。
    所以孝順父母也是死後風光大葬就好,生前怎樣都沒關係。

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跛腳馬朱麗葉的死,揭穿的『尊重生命』的荒謬方式


跛馬朱麗葉死了。

是的,生命的逝去令人不忍。就好像空難一樣,沒有人想要碰到,也少有人忍心一再重提這個傷心事。

但是同樣的,生命的逝去也都應該像空難一樣,必須要被徹底檢視發生的近因跟遠因。而很不幸的,朱麗葉的案例,正顯示了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的勇氣和觀念,去理性的檢討這一案例的始末。

講的難聽一點,我們只會任素樸的同情心氾濫,但對於如何避免重蹈覆轍則是一派無知。

以動物福利的角度來說,從朱麗葉被其他馬匹踢傷開始,其實就該要追究是不是飼養環境太小、太擠、或是飼主有沒有不正確的對待方式導致馬匹容易互相踢傷。就算一切的照護條件都達成標準,這踢傷只是馬有失蹄難免發生的倒楣事,飼主飼養照顧的時候,還是應該盡到所有責任來避免馬匹彼此間的傷害。這些檢視,都該是由動物保護稽查員來仔細檢視評估,如果有環境上的明顯缺失,或是飼主沒有盡到應注意而未注意的責任(無論是因為疏忽或是出於無知),飼主都還是應該要受到處罰或再教育,然後在動保處的監督下著手改善飼養環境和方式。

但顯然,朱麗葉這個案例就這麼得過且過,沒有看到什麼立即的檢討,就只是被當成「偶發事件」就算了。而這種「不以避免動物受苦為中心」的缺失,其實也就是台灣動物保護法根本性的嚴重問題。

接著,朱麗葉被踢傷以後,專業的馬獸醫評估後認為這傷治好的機率很低,或是治療的過程會有很多無法避免的痛苦,而且因為各種併發症死掉的機會不小。那麼站在動物福利『避免動物承受不必要痛苦』的一貫立場,安樂死就是無可奈何的唯一選項。

結果,專業的馬獸醫建議安樂死,被其他的業餘人士批評「冷血」「不尊重生命」。專業的馬獸醫拂袖而去,接手的則是熱心有餘的志工,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想要力挽狂瀾。

我深深敬佩他們的熱情和堅持,但也深深質疑他們所作的一切到底有沒有幫助。

總之,過去這兩個月,非馬匹照顧專業的志工們想著各種方法,希望可以降低朱麗葉的肌肉緊繃、加速傷腳的恢復速度。但是不幸的,當初馬獸醫的專業預測也一項一項的成真:朱麗葉長了褥瘡、體重減輕不少、在受傷滿月的時候甚至都可以看到明顯的肋骨。

完全就是個死馬當活馬醫的血淋淋案例。

如果是我們自己生了絕症,死馬當活馬醫基本上沒有問題,因為我們可以表達自己是不是要繼續奮戰下去的意願。但是今天這真的是一匹受傷的馬,根據專業的意見這樣的傷就是難治,終究難免死亡,而且拖得越久會有越多痛苦。好事者當然大可以振振有詞的說「他還想要繼續求生奮戰下去」,但說真的,這根本是無法證明為真的想像而已。如果他是人,我們當然可以問他。但就算是人,當一個人已經失去行為能力無法自己決定是否繼續積極治療的時候,也就只有其他的親屬可以代為決定了。

可是我們看到的,卻是朱麗葉的主人讓專業的馬獸醫評估之後決定要把他安樂死,其他不相干的好事者群起批評,然後接手死馬當活馬醫。

然後現在終究是死了。在死前的狀況很不幸的看起來也沒有多好。

而更荒謬的是,朱麗葉就這麼被眾人葬在田野間就算了,居然沒有人去檢視到底死因為何!?

如果真的這麼理直氣壯的認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對動物好」「減少動物痛苦」,難道不就應該要檢視一下到底朱麗葉是因為什麼而死,好降低以後被照顧的傷馬的死亡風險嗎?

還是說,其實接手的人們根本不敢肯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但是因為騎虎難下了就只好悶著頭做,然後現在不幸的終究(或終於)死了大家也就鬆了一口氣,死因什麼的就不要太深究了?

或者請原諒我的直接,其實從頭到尾根本沒有人在乎動物的痛苦,大家只是一廂情願的認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好的,這樣就好了?


從朱麗葉的案例,我真的認為『尊重生命』雖然常常被台灣人掛在嘴上,但是很多時候我們根本只是鄉愿而已。我們一廂情願的以為「不要殺他」就是尊重生命,卻忽略了「拖著不死」反而帶來更多拖磨。

就好像履見不鮮的案例一樣,不肖兒女執意的要醫護人員努力插管急救,讓其實早已無力回天的長輩們承受無數次的壓胸CPR和心臟電擊,壓到肋骨盡斷、血水從口鼻眼中溢出、電到皮膚焦黑、身上接滿大大小小的管子,更慘的甚至是在有意識的狀況下受到如此擺佈而無法抵抗,只能睜著眼無聲的抗議著。這樣拖著不能死的折磨,卻只是為了成全子女的「面子」和「孝心」,讓子女們覺得「自己有努力做些什麼」而心安。

這到底算是什麼狗屁尊重生命?這根本只是鄉愿的不願意面對死亡的無可避免、偽善的裝作自己好為動物著想、自私的只想要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是的糟蹋專業的評估跟意見、然後一廂情願的以為土法煉鋼就可以成就什麼一樣。

最可笑的是,甚至到了動物死亡以後,連面對現實、檢視自己是不是真的幫到了動物的勇氣都沒有。

於是所有該追根究底的機會都跟著一起被埋葬,只留下我們一廂情願的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由善意所鋪成』--海耶克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在歐洲的台灣人的突尼西亞簽證申請

這一篇經驗,主要是希望給人在國外的台灣人,在申請突尼西亞旅遊簽證的時候作為參考。

台灣人要去突尼西亞,大概都是把文件寄到日本的突尼西亞大使館申請簽證。但我人在芬蘭,應該是到赫爾辛基的突尼西亞大使館去申請。

但,或許是因為歐盟人士去突尼西亞免簽,所以網路上真是找不太到突尼西亞大使館的任何資料,他們連官網都沒有,要準備什麼也是得從各個不明來源的私人網站去拼湊。

總之,最後我決定走傳統路線,打電話去問。

幸好,辦事人員會講英文,所以我確定了他們只要我到時候填申請表兩份(對,網路上沒有表格可以下載,得到場去填),帶護照格式的照片兩張(註一)護照&影本芬蘭居留證&影本,以及申請費用38歐(註二),基本上就這樣。大使館週間每天早上九點半開門四點關門,期間都可以去申請簽證。電話裡頭說,簽證應該是三到十五天就會辦好。

聽起來好像比據說很不按牌理出牌的摩洛哥簽證有保障得多。

所以今天我就去了。

基本上,就跟電話裡面說的沒啥兩樣,影本我也都準備好給他了,所以辦事人員就不用再影印。老實的填了雙面的申請表兩份,我另外還提供了已經買好的機票,展現我一定要去的決心(註三)

申請表相當簡樸,英法阿文並列,填寫的資料有姓名、出生年月日、出生地、現在國籍、出生國籍、過去兩年居留國、職業、護照號碼、發照單位、發照日期、預計前往日期、預計停留日期、預計入境地點、預計交通方式、當地聯絡地址、當地聯絡人等等一些基本的問題。

申請表上有照片黏貼處,但我當時有點傻,沒有自己拿出口紅膠把照片貼上去,希望他們不要到時候連這個事情也搞砸了@@

然後申請表上的預計交通方式我誤以為是在當地的交通方式,所以我就寫了「當地公共運輸」,辦事人員檢查表格的時候說這個問的是「到達突尼西亞的交通方式」,趕緊塗掉(是的,申請表是可以塗改的)改成「飛機」。

另外,當地聯絡地址我是寫了突尼斯的青年旅館地址,辦事人員要我在當地聯絡人那一欄補上旅館名稱。但是我覺得這兩個欄位應該是可以不填的,而且底下有其他的欄位例如當地接待人員、接待人員地址等等什麼的,我也都是留白。翻面還有一些什麼哪個公司接待啦哪個單位邀請去訓練啦,就通通都給他寫NO就好。

填好表以後付錢給所有文件就這麼搞定,現在想起來沒有收據好像有點怪怪的,希望我到時候可以順利拿到簽證然後成行,讓這一篇成為突尼西亞旅行的開始。


註一:今天在突尼西亞大使館的公佈欄上,看到辦理簽證的注意事項,其中提到兩張護照格式的照片得要是彩色的。

註二:同上,公佈欄上的辦理簽證注意事項是寫簽證費用38歐,所以或許是現在漲價了(或辦事人員要多收7歐)。

註三:同上,公佈欄上辦理簽證的注意事項上頭寫著「不建議你在簽證確定之前就買機票」。這......看來我只能禱告給我簽證了。






二月26日更新:
今天我回到芬蘭赫爾辛基,到大使館拿簽證。承辦小姐看到我就跟我說「your visa」,顯然是還記得這件事。於是跟我拿了護照之後,就看她在辦公室裡面拿出資料夾翻找(大概是在看我當時提供的資料吧),在護照上蓋了章填了填東西,順帶問我「你要去幾天」之類的問題。

敢情這簽證是當場處理的啊...

最後,就看這承辦小姐笑著拿著我的護照出來,說「你的簽證好了」,並祝我旅途愉快。

突尼西亞,我來了。

2014年12月31日 星期三

關於臺灣流浪動物的解決方案:自己用EXCEL模型模擬捕捉移除&TNR的效果

在本文開始之前,請讓我們再次確認『流浪動物政策的目標就是消滅流浪動物』這件事。所作的一切努力和政策推行,都是希望在不久的未來可以讓所有的動物都有歸有養有家過爽爽,不再需要在街頭流浪自力更生死活自理。畢竟他們不是野生動物。


之前一篇文章(或是你要看pansci版的也行)介紹了用電腦模型模擬流浪動物族群變化的研究及其結果。

研究結果顯示,如果一個流浪動物族群沒有移入(可以等同於棄養)的個體進來,那麼捕捉移除要做到50%以上的強度(也就是每年要抓掉一半以上),才可能讓動物數量在25年後有明顯下降。


而如果有移入(棄養)個體,在每年不過是10%族群量的移入(棄養)個體狀況下,那就得要做到75%以上的捕捉移除,才能讓動物數量才可能讓動物數量在25年後有明顯下降。

如果每年的移入(棄養)個體數量到了族群量的20%左右,那即使是做到75%的捕捉移除也幾乎沒有降低流浪動物數量的效果。所有捕捉移除的金錢跟心力都像丟到水裡一樣做白工,流浪動物還是那麼多。

至於TNR的效果,在沒有移入(棄養)的狀況下是跟捕捉移除差不多的。也是要做到每年50%以上的強度,才能夠讓流浪動物數量在25年後明顯下降。但是一旦有移入(棄養)個體,即使是每年10%族群量左右而已,TNR就沒有辦法讓流浪動物數量下降了。

但我越想,覺得這個模型有個不太對勁的地方。那就是以「比例」的角度來設定處理強度。


以捕捉移除為例,捕捉移除的強度為25%的時候,就表示每年要把動物抓走25%去安樂死。今年動物數量是500隻就抓250隻,如果今年動物數量只剩200隻那就抓100隻。若是以TNR為例的話也一樣,就是把「今年還沒有結紮的個體」的25%(假設這是處理強度)抓去結紮,無論動物數量是一開始的500隻都還沒結紮,還是到後來整群裡面只剩下200隻的未結紮個體。

這樣的「比例」處理原則,使得『處理手段』與『流浪動物的生育率』最後會達成平衡。於是,即使是75%的處理手段,都只能在25年後將流浪動物數量維持在一個水準,而不能完全消滅流浪動物。對公部門來說,不管是捕捉移除或是TNR,當然都是希望能夠減少流浪動物的數量直到消失,而不是最後讓它們的族群「穩定下來」,因此照理說不可能、也根本不應該走這種「做了些什麼但是努力可能會被自然抵銷」的政策路線。

當然,如果我們把流浪動物的捕捉移除或TNR等相關事務當成一種事業,那或許這倒是一種『永續經營』的『好』策略。不過所謂的『好』,也只是好在從中拿到錢的經營者的身上而已,對廣大在街頭戶外受苦的流浪動物、開車騎車莫名撞到流浪動物的駕駛、受不了居家附近有流浪動物大小便溺臊味狗吠貓叫春的住戶、公園散步郊外踏青被成群流浪狗追咬攻擊嚇到跌倒受傷的民眾、還有想要控制疫病傳染卻對隨處可見的流浪動物束手無策的政府公部門來說,可是一點都不好。

然後另一方面是,現實生活中也沒有誰會這樣「照比例」做事情。

一般狀況下的做法,應該都是在時間、空間、經費與人力的限制下盡可能的去處理最多數量的流浪動物,所以每年處理的流浪動物數量應該是個固定數量(例如每年捕捉結紮送養三千隻)。

而且,當流浪動物很少的時候,這些抱著內在動機做事的人多半還是做到沒動物可以做為止(有處理三千隻的能力但全部的動物搞定也才八百隻,那當然就是打完收工不然要去哪裡生動物來做?),幾乎不可能聽到他們會『酌情減少處理數量』。但是相反的,像台灣現況這種流浪動物很多的時候,他們多半也只能徒呼負負力有未逮而已,要跟著增加處理數量也實在很難。

總之,模型裡面以『比例』來做為處理強度,是一個不夠貼近現實的重要瑕疵。現實生活中的做法,應該是個『現有財力物力精力所能做到的最大數量』的定數才對

同樣的,研究模型裡面也是以「比例」方式來模擬移入個體。這一點如果是拿來模擬「移入」還說得過去,但是如果拿來模擬「棄養」的狀況就有點失真了。畢竟,要棄養的飼主哪會管你族群是不是已經滿了啊?不負責任的飼主就是有那麼多,每年會丟出來的棄養動物我覺得也應該是個固定數量才對。如果要拿來模擬台灣的狀況,因為我們四面環海,若說要有移入的流浪動物,只可能是從家裡被丟出來的個體。於是,棄養個體的數量當然也不會跟『現有流浪動物族群多寡』有關,而也應該是個定數。

也因此,我決定把這個模型修改一下,改成模擬「固定數量」作為處理方式,以及在不同「固定棄養數量」的狀況下會出現的結果。而我的目標,當然是想要知道在什麼樣的處理強度下,可以讓流浪動物族群迅速衰亡。同時也可以評估一下,這樣的處理強度,在現實狀況下有沒有可能達成。


不過很不幸,我根本不會寫程式,對於研究裡面用的那個軟體也是毫無概念。但既然這麼模型只不過是把生育率死亡率還有密度相關因子包含進去計算出動物數量,那其實用EXCEL也是可以模擬的,只不過沒有辦法讓生育率和死亡率在一定範圍內浮動罷了,但還是極具參考價值跟模擬意義。
在焚膏繼晷夙夜匪懈費盡千辛萬苦捻斷數百根頭髮抓破幾處頭皮之後,這就是我用excel生出來的模型(點我下載)

那我們就來玩一玩,模擬一下吧。





首先,模型的設定就如同paper裡面的一樣,我都寫在excel表格裡面了。然後大家可以根據待處理(或想像中)的流浪動物族群現況,自己設定『初始未結紮雌性』『初始未結紮雄性』『族群最大承載量』『年後代量』『年雌性死亡率』『年雄性死亡率』這些參數。有了這些參數以後,每一年的動物數量,也就是根據paper的模型計算而得。


然後,處理方式也包含了『捕捉移除』『TNR』兩種,而且可以選擇使用跟paper一樣的「照比例處理」,或者是我覺得比較貼近現實的「固定數量處理」。無論你要單獨使用捕捉移除或TNR,或是想要兩者混用都沒問題。

最後,模型裡當然也包含「移入」,更加入了「棄養」的因子。如果你想要模擬一個鄉鎮的流浪動物狀況,那麼就在移入率的格子裡填上你想測試的比率,這樣就是依照原本paper模型的設定,採用「按每年族群尚有缺額比例移入」的方式來計算。如果你要模擬的是個小島或是整個台灣這種不會有流浪動物自己移入的環境,那我建議就直接在「棄養」的格子裡輸入數字就好。

這模型的設定是一跑四十年然後作圖,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在你自己的設定的各項參數、處理方式和強度、以及移入與棄養狀況底下,整個動物數量的變化。當然,我們並不希望流浪動物問題得要搞上四十年,我自己是把目標放在哪些處理方式和強度,可以讓流浪動物族群在五年內顯著下降、十多年內完全消失這樣。

模型還很貼心的幫你計算出這四十年來用你所設定的處理方式得要處理掉多少動物,這樣方便我們評估要花多少錢、心力、空間、時間、或是有些人最在乎的--要造多少殺業。

那我們開始模擬吧。





如果有個地方有6000隻流浪動物,未結紮雄雌性各半,該處族群承載量為7000(通常族群承載量都不會比既有的動物數量多到哪去),每隻雌性的年後代量為3.075(paper提供的流浪貓數據),雌性年死亡率為0.15,雄性為0.45。

先假設這個族群沒有移入&棄養的個體。




按照paper的做法,每年照比例捕捉移除一半(雄雌各1500隻),結果就是動物數量只會往下跌三年,然後就跟增加的生育率達成平衡,並且一路維持在4000隻不動如山。所以,要想把流浪動物族群消滅,照比例處理的做法就算做到了五成還是個失敗。

(想想也該失敗,族群變小了應該要繼續努力啊,怎麼可能就從每年處理3000隻「照比例」的減少為每年處理2000隻呢?難怪會失敗)


好,現在我們改成用TNR當作處理方式,其他設定照舊,也依然是個沒有移入&棄養的族群。



按照paper的做法,每年照比例把未結紮的雄雌性各TNR一半,結果就是動物數量只會漸漸往下跌十年,然後就跟增加的生育率達成平衡,並且一路維持在4000多隻不動如山,比捕捉移除的效果還爛,唯一可以說嘴的是總處理量只有25400,比起同樣強度的照比例捕捉移除要處理的83000隻是好的多了。所以,要想把流浪動物族群消滅,照比例處理的做法就算TNR做到了五成還是個失敗。

以上兩個用EXCEL模型模擬出來的結果,跟paper裡面的結果是吻合的,這表示了我們的模型應該是可信的。



好,那如果是定數處理,每年捕捉移除3000隻,也就是雄雌各1500隻呢?



你可以看到,到了第三年族群就狂崩到2500左右,然後在第九年的時候又崩了一次,到第十三年這個族群就消失了。因為在十三年之後就沒有動物可以處理,所以模型所謂的40年總處理數=31500,也就是在十三年之內捕捉移除掉的數量。本來只有六千隻,抓了又生生了又抓,累積起來就是這麼多。所以,想要把流浪動物族群消滅,定數處理做到一開始的五成,十三年後就成功。

現在,假設我們沒那麼多金錢心力,得把處理強度降低。如果每年固定捕捉移除雌雄各750隻的話,族群數量會維持在5000多上下,實在是沒什麼用。而且,其實也跟按比例每年處理25%的動物(也就是第一年雌雄各750隻)的結果一樣,動物數量會穩定維持在5000隻左右,對族群幾乎沒有影響。




但是,如果把這1500隻的處理量通通針對雌性,那麼族群就會在11年左右完全消失,若是實際狀況則大概是七八年吧(因為雌性在第四年就抓光了,剩下的雄性就只能等著老死),總處理量為6000。若是1500隻處理量都是針對雄性,那麼族群則要到四十年左右才會消失,實際狀況大概是十多年(因為雄性在第五年被抓光,剩下的雌性要全部老死會稍微久一點,因為雌性通常活比較久),總處理量7500稍微差一點,但重點是動物數量會在前五年沒有明顯下降且有劇烈波動。所以如果只有每年1500隻的處理能耐,顯然通通投入到雌性上會比較好。



前面採用的是每年定數捕捉移除的方式,結果已經很不錯了。那如果是每年定數TNR 3000隻,也就是雄雌各1500隻呢?



你可以看到,到了第五年族群就開始顯著下降,漸漸到三十年的時候這個族群就消失了。下拉表格可以發現,到第三年其實就把所有動物紮光,所以實際狀況應該會在十年內讓所有的個體都自然老死。總處理數=7500,非常之少。所以,想要把流浪動物族群消滅,定數TNR處理做到一開始的五成,十年內就可以成功,而且動物處理量比起捕捉移除少得多。

現在,同樣假設我們沒那麼多金錢心力,得把處理強度降低。如果是按比例每年TNR25%的動物(也就是第一年雌雄各750隻)的話,對族群就幾乎沒有影響,動物數量會穩定維持在5400隻左右。但是,如果改成每年固定TNR雌雄各750隻的話就不一樣了:族群數量會在第七年開始大降,四十年左右會消失。表格下拉會發現第六年的時候所有個體就都結紮完畢了,所以實際上應該會在十五年內讓整個族群老死光光。總處理量為8250隻。



如果把這1500隻的TNR量通通針對雌性,那麼族群會稍早一點,在第五年左右就開始崩盤,在35年左右完全消失。因為雌性在第三年就紮光了,剩下的就是等著老死,所以若是實際狀況則大概是十年上下族群消失吧。總處理量為4500。若是1500隻處理量都是針對雄性,那麼族群也是在第三年開始崩盤,35年左右消失。因為雄性在第二年就紮光了,剩下的雌性要全部老死大概也是十年上下。總處理量3000也是挺省事。



到此,我們可以做個小結:在沒有移入和棄養的狀況下,如果是照比例處理,即使強度達到七成五,無論是捕捉移除或TNR都無法讓流浪動物族群在四十年內消失,因為最後補償的生育率和處理率會達成平衡。

但如果是以固定數量作為處理強度,那麼只要每年固定捕捉移除一開始族群的五成,就可以讓流浪動物在十五年內全部消失;若能夠針對雌性或雄性捕捉移除(以針對雌性為佳),那只要每年固定捕捉移除一開始族群的二成五,就可以讓流浪動物在十年左右全部消失

而如果是TNR,每年只要固定處理一開始流浪動物族群數量的二成五,就可以讓流浪動物在十五年內全部消失;同樣的處理強度,若是針對雌性或雄性捕捉移除(以針對雌性為佳)的話,則可以讓流浪動物在十年左右全部消失

另外,在相同的處理強度下,若是比較經手的動物數量,TNR需要經手的動物數量遠少於捕捉移除,這一點也是跟先前paper中的結果一致。





不過,如果有人棄養呢?好比說每年有個300隻雌雄各半的棄養個體,那會變成怎樣?一切還有用嗎?





一旦有棄養,這狀況就很不一樣了。


一樣是定數處理,每年捕捉移除3000隻,也就是雄雌各1500隻。本來可以在十三年內讓這個族群消失,但是一旦有了每年區區300隻的棄養(棄養率為初始族群的5%)流浪動物的數量只會在前三年下跌,之後就會維持在4000隻左右,永遠無法消失。模型的40年總處理數也爆增到=123000,做這麼多完全就是把錢丟到水裡。除非把這每年3000隻的處理量都用在雌性身上,那麼族群還可以在七年後壓到1000隻上下然後維持下去,雖然不能完全消滅族群,但至少還有明顯的改善;但如果這每年3000隻的處理量都用在雄性身上,那就連壓低族群數量的效果都沒有了,真的是把錢丟到水裡而已。


而當然,要是處理強度更低的話,就會連壓低流浪動物數量的效果都完全不存在。

每年300隻雌雄各半的棄養個體的狀況下採用每年定數捕捉移除方式的結果是如此,那如果是每年定數TNR呢?

如果我們每年固定TNR3000隻未結紮個體雌雄各半,本來可以在十年內讓流浪動物全部消失,但一旦有了每年區區300隻的棄養(棄養率為初始族群的5%),流浪動物的數量就只會在十五年內降到3000隻並且維持,永遠無法消失,而且就算是把這每年3000隻的處理量針對雌性結紮,結果也不會更好。


如果每年的固定處理量有一開始的五成都還無力回天,處理強度更低的狀況當然就更不用看了。








到此,我們的模型也玩得差不多了。從結果看來我們可以發現,在降低流浪動物數量上,如果以「固定數量」作為處理方式,的確會比「固定比例」來得更有效。固定比例的處理方式永遠無法讓流浪動物消失,因為處理強度最後會和補償的生育率達成平衡;反之,固定數量的處理方式的確可以讓流浪動物消失。每年的捕捉移除如果都能夠做到一開始族群的一半數量,那麼流浪動物就會在十三年內消失,就算強度降低,每年捕捉移除一開始族群數量的二成五,只要可以針對單一性別的動物,也是可以讓族群在十多年內消失。若是採用TNR的話,每年如果都能夠做到一開始族群的一半數量,流浪動物也會在十年內消失,就算強度降低,每年TNR一開始族群數量的二成五,只要可以針對單一性別的動物,也是可以讓族群在十多年內消失。

但是,一旦有了棄養,即使每年的棄養率只是初始族群的5%,定數處理每年捕捉移除原始族群的一半數量也只能降低動物數量但永遠無法消失,最好的狀況是把這每年的固定處理量都用在雌性身上,雖然不能完全消滅族群,但至少還有明顯的改善。如果是每年定數TNR原始族群的一半數量流浪動物的數量也是只能降低但永遠無法消失,而且就算是把這每年的固定處理量針對雌性結紮,結果也不會更好。

結論就是:固定每年處理數量的確有效,甚至只要做到每年處理初始族群的兩成五的數量並且針對單一性別,就可以在十多年內讓流浪動物消失。但是一旦有棄養,即使只有相當少數的棄養,也會讓處理的效果大打折扣,讓減少流浪動物數量變得非常困難,更讓流浪動物消失變得幾乎不可能。

模型裡面當然還可以設定捕捉移除和TNR雙管齊下的狀況,甚至可以把移入跟棄養也一起設定進去,那就看各位自己的需求跟時間,自己去嘗試各種參數吧。

2014年是個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一年,希望這一篇文章,可以成為年底的重要禮物,並且讓2015年成為「自己的流浪動物TNR自己模擬」的一年,讓所有關心流浪動物議題的人,都可以找到理想的、科學的、有所依據的方式,無論是透過捕捉移除努力送養也好,或是透過不得不為的TNR也好,來解決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