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關於傳統武術:武術特技表演

一直想要談一些關於傳統武術的想法。尤其在長洪體系練了十三年的傳統武術,又在今年在芬蘭JOENSUU講過兩場武術之夜的活動,心中有了不少關於傳統武術的本質、推廣與教學和表演的體會。

正巧,這陣子出現這個魔術師YIF以及他的表演,還有隨之而來的造假爭議,和我先前想以「魔術」和「武術」兩相對照的想法不謀而合。那就趁著這個勢頭,拿YIF的魔術爭議作為武術表演相關討論的引子。

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說的,我認為魔術的重點在於『表演者沒說這是真的,觀眾也知道這是假的,但是享受被唬弄的樂趣。』

可是, 一旦魔術師誇口『這些都是真的』,或者使用了不相關的、不需要苦練就可以達成或是可以速成的伎倆(例如電腦特效!),那麼這就不再是魔術,而是騙術。

武術表演也是一樣。

不用提,一般的套路表演當然是貨真價實的武術表演。無論是傳統武術或新武術,要把套路打出來、打得好看、打得讓外行看到熱鬧,甚至讓內行看到門道,都需要一番練習。大家都是明眼人,零零落落的套路背後的功力有多少應該都心知肚明,沒有什麼欺騙的空間。

可是,特技式的武術表演就不同了。


這個少林寺的影片來看,雖然裡頭講『氣』和『氣功』講得煞有介事 ,說這些修煉都是因為氣功達到的護身能力。但是仔細看的話,都可以發現其中秘而不宣的『伎倆』部分:例如鐵頭功鐵布衫的木棍鐵條打的都是棍棒的中段或甚至靠手端1/3、腳踢或頭撞石板則是將石板「從支撐處折斷」而非撞碎、鐵沙掌劈磚則是將磚頭懸空端翹起讓劈下來的力量可以將磚頭中央向下撞擊致使『折斷』、金槍頂喉頂的是靠鎖骨處的喉底而且力的走向是把槍折彎等等。這些小伎倆一旦掌握住,要達到開碑裂石的效果也就不如想像地難。至於胸口頭頂碎大石的伎倆,則是在打錘者的適時收手,並且在石塊破裂石把撞擊力吸收,所以是個看起來驚險但是實際上頗安全的表演(這裡也有很詳盡的分析)。當然,這些硬功的表演還是要練的,他們也實際上有了某些肢體上的改變,但只是藉由小伎倆讓所能達到的程度看起來更加高深罷(這一集的走近科學就有不錯的分析)。而且,這還是在磚頭木棍鐵條石板沒有玄機的狀況下就可以掌握的,如果這些被破物也是有玄機的話,那要表演就更是容易了。

所以,真要說的話,我會說這些硬氣功的武術表演,其實都跟武術沒有關係,只不過是某一種身體上的鍛鍊而已。鍛鍊是當然要的,可是伎倆的部分也相當重要。可是在華人世界當中,這樣的表演卻總是會以『武術表演』或『氣功表演』來稱呼,而且總是不讓你知道這背後是有伎倆跟玄機的。而且這伎倆跟訓練的比例還可以因表演者而異,有真功夫的表演者伎倆含量就少,速成的表演者伎倆含量就 多,但對一般人來說表演效果看起來卻都相似。這樣一來,表演者都告訴你這是『真功夫』『氣功』,也不讓你知道這其中的伎倆成分有多少(甚至一點伎倆都不讓你知道),希望你相信這的確是真功夫就可以達到的境界,有的甚至連道具都是有玄機的(而且當然是不讓你知道),這似乎就漸漸遊走在『特殊技術』跟『騙術』 的模糊地帶了。人家魔術好歹還讓你心知肚明這一切都是幻覺,但是這些武術表演卻總是想要你相信這一切都是練功夫練氣功練武術的神奇之處,相形之下就更是不夠光明磊落、層次也更低了點。

而如果不是依靠道具,而是依靠勤練而來的技巧(例如這個吸星大法或是飛針射玻璃),那麼正正當當的說這是雜技不也坦然?老是要穿鑿附會什麼氣功啊武術的,真的是變不了新把戲的老招,卻總是有人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除了這些硬氣功的武術表演之外,我個人認為更不可取的是那些伎倆成分更大、只要掌握了訣竅就更容易速成、甚至是靠特殊道具取巧的『號稱』武術或氣功的表演,諸如氣功斷筷、拳風滅火、牛奶糖穿椰子或甘蔗、氣功踏玻璃、氣功吸花瓶碗公、或是各種穿鑿附會如掌風移物隔空打物的表演。這些表演(例如這個隔空移物或是這個隔空勁)如果是依靠道具取巧,那麼叫他做魔術也就光明磊落,偏偏就要自稱為氣功表演,擺明了就是要詐騙得利,實在混蛋。更不要說完全是靠道具訛詐的腳踩玻璃,依賴道具的雜技或魔術卻擺出武術的樣子,被揭穿之後都不知道臉要往哪放去...

既然如此,那我就乾脆一點,氣功斷筷的原理在這裡、牛奶糖穿椰子甘蔗的原理不過只是利用了牛奶糖看似柔軟實際略帶堅硬的特性加上捏成尖丁狀,所以快速砸落的椰子甘蔗會讓牛奶糖的尖端有足夠壓力穿入纖維。而拳風滅火呢,則是可以走伎倆路線,如果是用快速的「蓋拳且收回」的方式,那麼一般人不用幾小時就可以掌握到隨打隨滅的神技,或是拳頭不握緊讓手指在出拳的速度下先搧出空氣,也是可以達到很不錯的效果。但是真功夫的方式則是不蓋拳不鬆掌,就是穩穩握著拳頭往前推,只要力在前端拳夠穩定,那麼燭火就一定會滅,而且距離還可以練遠,甚至最後做到用指端滅燭(影片十八秒處)。只是外行看熱鬧,一般看到燭火熄滅也就罷了,也難怪到頭來多數的滅燭表演都走向速成的伎倆路線。

總之,雖然在華人文化裡頭武術幾乎包山包海,只要牽扯上肢體的訓練就多半會被視為是武術或功夫的一部份,但是武術的本質應該只是『攻擊與防守的訓練』,從生理上的肢體強度與肌肉表現、到技巧上的攻防招式與技術、以及心理層面的心態和觀念都包括在內。

所 以,在武術訓練中為了增強肢體的強韌去練硬功,以期在攻防當中增加攻擊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把硬功獨立出來練習做為表演項目,我個人認為這就已經不在武術訓練的範圍之類,而只是個單純的雜技項目了。畢竟,攻防的本質在這裡並不存在,那又怎麼能夠稱做是武術的一部份呢?更不用說是飛針射玻璃那些技術性高、但是跟武術攻防完全無關的雜技了。好好的專業雜技,為什麼不願意大方承認是苦練出來的技術,而要說是練氣功灌氣進針這樣的胡扯?難道叫一個不懂氣為何物的老外來練飛針,即使是正確的練法就會沒有效果嗎?

而且,一旦用上了太多的伎倆或有玄機的道具,那就真的是幾近騙術了。畢竟這樣的武術表演總是要人相信這就是氣功或功夫的威力,讓幾乎不可能的事情成為可能。跟魔術相比,魔術好歹光明磊落,讓你知道裡頭有玄機是假的,但是觀眾享受這被騙的樂趣。那這樣『老是說自己是真材實料,結果是靠道具伎倆唬弄』的武術表演,又怎麼能夠有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