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關於YIF麵團變法國麵包的魔術爭議評論

這陣子出現這個魔術師YIF以及他的表演,還有隨之而來的造假爭議,讓我想針對這個事件說說我的看法。

這是YIF的WIKI介紹
這是他的爭議魔術表演:麵團變麵包
這是他的你水管頻道

不需要看過他全部的表演,就可以肯定他一定是個魔術師,絕對有相當的魔術技巧。我在看那個麵團變法國麵包的時候也是覺得太神奇,這真是個前所未見的魔術。但是很快的,其他魔術師跳出來踢爆他的手法造假,再加上他的經紀人出來說什麼「魔術有各種變法」「魔術沒有定義」等等避重就輕模糊仗的說法,實在是劣幣驅逐良幣打馬虎眼的最糟示範。

魔術當然有定義,WIKI上已經說了。但我想要以我的方式,題點一下我認為這個定義裡頭最重要的部分。

魔術的重點,就是:表演者知道這是假的,也不會跟觀眾說這是真的,而觀眾也知道這是假的,但是都很享受『被騙』的過程。
(為避免文字上的曖昧,所謂的真的,在這裡是指『科學上有共識,現實生活中已經存在的現象』,而假的,當然就是科學上認為不存在,或是還非常非常有爭議的現象)

但是,一旦魔術師逾越了界線,聲稱自己的表演是『真的』,那麼就不折不扣成了『行騙術的騙子』,這樣的邏輯應該也很好理解。

雖然魔術界裡頭已經存在著所謂的『三大戒條』來規範魔術師。但是我以為,上面所說的這個重點,在現代這個社會裡頭反而更重要,甚至可以說是最重要的魔術倫理

身為做科學的,我知道這個世界的正常運作方式,所以我知道所看見的那些魔術表演不可能是真的『特殊能力』;但是身為魔術的觀眾,我喜歡看魔術,享受被騙的感覺;當然,我也有我的好奇心,所以如果有機會,我還是會想要知道魔術背後的手法、技巧、障眼法、道具和原理等等,而這個資訊幾乎無所不在的網路時代,我也已經知道了不少魔術的秘訣。

但那又怎麼樣呢?即便我已經知道某個魔術的伎倆在哪,我還是享受觀看魔術的過程。原因無他,因為即使我無法被驚奇,我還是很享受魔術表演的精湛手法、聲東擊西、轉移注意力等技巧。有認真學習過某些技藝的人都知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那些流暢的表演和效果,都是多少的汗水和心力練出來的。

所以,回到YIF的魔術爭議。他是個魔術師,擁有精湛的魔術技巧,無庸置疑。不像十幾年前號稱可以隔空抓藥的張穎(請看這裡這裡這裡這裡,他事後被起訴,最後以違反醫師法判刑並驅逐出境)他也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表演是『超能力』或是可以治病等等,那現在的問題到底在哪?

根據粘立人的指控,因為很可能用了不應該使用的,而且與魔術無關的技巧,例如電腦特效。(這裡的線索讓我覺得就是真的用特效、還有這裡做給你看)

而說白一點,王偉忠跟經紀人的回應也相當混蛋,擺明了就是轉移焦點兼玩文字遊戲,不敢承認用了違反魔術倫理的手段。什麼『時代來了就是要迎上前去接受世界級的行銷手法』,根本就是放屁。如果是用了電腦特效才來變魔術,那我不會去看電影就好,還需要你來表演嗎?我就是因為相信你這影片是個魔術影片,我才會無法忍受居然要以電腦特效才能達到魔術效果。就算你是個街頭魔術秀的電視節目好了,據說這一類的魔術節目的路人都是暗樁,藉此達到『這麼近距離看魔術都沒辦法看到破綻』的錯覺,但至少人家魔術也是真材實料的靠技巧和道具唬弄的吧?如果Cyril的漢堡神偷魔術不是用道具跟巧妙手法表現出來,而是用剪接和電腦特效才能達成的話,那還能叫做魔術嗎?

總之,這個魔術爭議出來之後,背後人士的回應之荒謬就真的讓人嗤之以鼻。可是更悲哀的,卻是居然在這些破解影片的下頭看到有人『依然覺得這樣的魔術影片很好,因為還是娛樂了大眾』,這顯然是沒有仔細思考過魔術的倫理,更是是非不分的鄉愿。試想:魔術師可以用電腦特效來唬弄,豈不表示這中間幾乎不需要真正的魔術技巧?那不就跟醫生可以用假藥甚至白開水唬弄病人一樣,難道只要覺得『我有被治療到/我的病有好一點了』就可以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十多年前的張穎隔空抓藥事件,也是有人給過這麼荒謬且不辨是非玩弄文字遊戲的回答。由此可見華人在這種虛與委蛇模糊焦點不正面回應的文字遊戲上有多麼深厚的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