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軍公教人員的常見說詞與心理

我的父母都是退休教師,我的家族成員也多半都在教育體系裡服務或退休。最近的軍公教議題吵得沸沸揚揚,掃到他們身上也掃到了我身上 。就連我在臉書上轉貼我認為理性討論這個議題的文章,都會被他們拿來「關懷」一下,讓我壓力實在有點大。

說真的,我身在軍公教家庭裡,我當然知道從小到大我們享受了多少好處。而且就如同我的家人說的:這些錢我們以後也帶不走,留下來都是你們(也就是身為子女之一的我)的。改革這個制度,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好處,甚至是減損我未來的利益。

但很不幸的我生性逆鱗,對於明顯有問題的制度實在難以容忍,所以我真的希望軍公教的薪資福利跟退休金制度,以及更廣大的勞退制度能夠好好改革,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維持著強烈的階級差異與剝奪感。即使我可以算是間接的既得利益者,這個議題當然還是可以理性討論,所以我試著寫些評論說說我的想法和理路。但網路上看來看去,也發現有許多先進高手對這個議題旁徵博引,有深入的瞭解與評論之餘,甚至還指引出未來的方向,實在輪不到我多說什麼。

不過呢,想想這陣子聽到的軍公教退休或在職人員的抱怨和反駁,其中總是難免讓我覺得『有哪裡怪怪的』。所以,或許我可以聊聊軍公教人員的心態和心理歷程,試著去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或那樣的言論產生。試著理解語言背後的情緒與怨氣,或許才能讓問題有理性討論的可能。

先來談個簡單一點的:軍公教的退休金和薪資福利是國家答應我們的,怎麼可以說改就改/片面毀約/不顧信賴保護原則....這樣說的理由,想必是基於當初進入公職系統,求的當然就是一份(或許清苦但)安穩平凡的工作,而且相信國家的諾言一定會實現,就像是買了個終生的保險一樣。結果現在居然公司因為財務不佳又被對手攻擊,於是想要片面毀約不顧過去的情義,這豈不令人髮指?

我可以理解那種「我把青春送給你,你卻終究給我辜負」,被背叛的委屈和憤怒。我們都是平凡人,沒有人想要這樣被對待被糟蹋,也不可能聖人成那樣,覺得自己的利益被侵害了還能雲淡風清。所以,所有的情緒都是應該會出現的、要宣洩的。就算有人因此對國家記恨到死,也是國家應該承受的。而且,國家應該以非常抱歉而謙卑的態度道歉,承認自己因為理財不良基金操作不當制度設計不佳,使得當初承諾的保障(無論當初是不是信口開河亂開支票)無法兌現。國家和政府必須要能夠理性的說明「為什麼我們不得已走到了毀約這一步」,並且把「毀約之後」可以為國家帶來的好處說清楚算明白,讓人知道好歹這樣的犧牲不是只讓即將崩盤的財務多喘個一口氣,而是真的可以帶來長久的永續經營。而且,國家政府應該要跟利益被損害的軍公教人員同一陣線,把規劃不週的過錯一肩承擔下來,維護大多數與當初制度設計無關的軍公教人員的尊嚴,為他們辯護,擋下不理性的、莫名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莫須有的攻訐與歸罪,而不是當作棄子或糟粕一般把他們趕緊切割出去視而不見,只為了自己的政治停損。

但,很明顯,現在的政府就是沒一項做得好。當初制度是他們設計的,他們的高層也多半受惠於這樣不永續的制度。現在被批評了,卻只見他們不是極力維護自己的利益,要「其他國民」不要說三道四見不得人好,對制度的問題視而不見;要不就是迅速的大刀一砍,一點理性解釋說明都沒有,就這麼摧毀過去的保障,而且彷彿這些跟制度設計毫不相干、只是照章行事的軍公教人員都是貪婪的、想要吃垮國家不顧他人死活的自私鬼一樣。國家這樣的嘴臉,怎麼叫曾經相信國家的人不傷心?

很多時候,大家要的都只是個kimochi而已。如果可以好好說清楚前因後果,解釋為什麼這麼不得已得要修改當初的約定,而且站在同一陣線幫你擋下莫須有的指控污衊,哪裡會搞成這樣像是一鍋燒過頭的水?

不過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有些現職的軍公教人員說:我們的上一輩很辛苦,所以就算現在的制度是拿我們的錢去補貼他們,我們也是甘願...會這麼想,或許是因為覺得反正自己也沒有過的多差,退休反正也還遙遙無期,而且就算到時候一毛退休金都沒有,可能以自己其他的投資或副業或兼職或家族財力,到時候退休生活也是可以過得去,所以就想「也不要那麼計較了吧」。

嗯,這麼說真的很溫馨,很有世代互助兄友弟恭的和諧社會貌。但是一個政策和制度的設計執行並不能建立在溫馨犧牲成全上!今天,要是薪資福利退休金制度就是設計不良無法自己永續,那麼他就是應該要修改要調整,而不是期望在其中的人們都可以大愛奉獻無私分享!我顧上一代的福利,那誰來顧我的福利?如果制度裡每一代都是這樣吸下一代的血來維持生活,那不就是龐式騙局老鼠會嗎?就算你這麼衣食無虞,總不會奢想大家都過的這麼順遂毫無現在或退休後的經濟壓力吧?

一個制度一定得要設計成即使裡面的人都是笨蛋,只會傻傻的照章行事也不會出錯也可以永續運作,才叫做良好制度。那些要靠裡頭的人能夠聰明機敏地見機行事隨時修改才能順利運作的,或是要靠裡頭的人擁有超人的勇氣與無私的奉獻或是高標準的道德才能成事的,通通都是大有問題的制度,絕對都有修改的必要。軍公教的考績獎懲,還有軍公教&勞工的退休金制度就都是顯而易見的,需要大修的制度。

至於有人說:軍公教人員工作很辛苦,拿到這些福利也是應該的...會這麼說的人,我覺得多半是軍人體系或是相關家屬。因為他們的生活上或許真的有很多的剝奪和限制(例如休假、旅遊之類的),所以會覺得是以「現在的犧牲換取以後退休的生活無虞」。但除了軍人體系之外,當然也有其他的公教人員以這個說法來捍衛自己的福利。

不過我說啊,現在這個時候,你要說自己身為軍公教很辛苦很可憐什麼的,其實很沒有說服力又兼搞不清楚狀況。首先,辛苦這個感覺是很主觀的,就算想要客觀比較也難以一致的量化。有人的辛苦是高度勞力四小時還得喝提神飲料,有人的辛苦是低度勞力但是必須連續十幾天不休假而且生活多有限制,也有人的辛苦是日夜顛倒得要連續三天不能沾床好好睡覺還得面對生死關頭的壓力(對,我就是在說醫護人員),這樣種種的不同面向,那是要怎麼比較誰最辛苦?更慘的是,現在這個時局哪個行業不辛苦?辛苦真的很難成為有說服力的理由。尤其是我們多半會高估自己的辛苦,卻低估別人的辛苦,因為我們對自己幹了什麼事情流了幾滴汗清清楚楚,但是沒有辦法真正瞭解別人做了什麼事!更何況,軍公教摔不破的鐵飯碗加上鄉愿的華人心態,讓打混摸魚的人就是能夠爽爽過還不會被炒魷魚(然後忙的人累得要死),更是讓軍公教人員平添「可能其實很涼又不會被炒魷魚」的潛能。要拿辛苦來講,實在是太沒有說服力了。哪怕有八成的軍公教都很辛苦,只要有那麼兩成的廢物還待在位子上混吃等死眾人奈他莫何,軍公教人員就是只能鼻子摸摸任人指著酸「鐵飯碗嘛...」。誰叫自己不去爭取考績制度改革呢?誰叫自己願意忍受「大家輪著乙等」甚至「年資淺的就乙等」的狗屁規則呢?誰叫自己不為自己的認真和別人的打混抱不平呢?自己容忍制度裡面的不公義,容忍鍋子裡的老鼠屎,那在別人懷疑自己身上也沾了老鼠屎味的時候,又有什麼好叫屈的?所以啊,現職的軍公教們,起來為自己的認真負責,為系統的賞善罰惡奮鬥吧

不過,如果這說的「軍公教人員在民國六七十年甚至以前很辛苦,現在拿這個是應該的」的話,那就比較頭痛了。因為軍、公、教的過去狀況不盡相同,職等如果又不同,那麼更是難以互相比較。根據WIKI的說法軍公教一直都有配給,『好像』也不是那麼容易面對下一餐沒有著落的窘況,而且說真的,那個年代的絕大多數人難道不都是這樣為下一餐的著落焦頭嗎? 這還是有可能落入了上頭所說「我覺得我(當時)很辛苦」的偏誤裡面,而忽略了整體大環境下其實大家都差不多辛苦。

但是,假如我們以具體一點的例子來看,或許可以有更多的理解。

以我父母為例,他們總是說『想當年民國六十幾年師專畢業,家裡窮的要死,還得要去教人彈鋼琴多賺一點錢,幾十公里的路程騎摩托車去,冬天冷得要死也只能在衣服裡面塞報紙,住的是屋頂上有老鼠跑來跑去的報廢學校宿舍。那個經濟大好的時候各行各業都蓬勃發展,老師的每個月薪水就是那麼幾千塊,隔壁鐵工笑我們一個月的薪水他幾天工作就可以賺得更多的時候也只能把怨氣往肚裡吞...』

是,這樣是很辛苦,也很辛酸。這樣苦過的我爸媽一定難以忘記那時海風的冷,還有鄰里言語的冷。在那個經濟正起飛,百工皆大好的時候,領死薪水的窮酸教師想必也是咬著牙,在「眾人皆旺我很鳥」的局面下努力著。不可否認,那樣百業蓬勃的時候,眼看自己的清苦生活一定是相對不平的(至少以我父母的狀況來說),於是他們覺得自己在那樣的時候被看扁,也沒有對其他行業的大發有過什麼苛薄言語,現在不過是風水輪流轉了,輪到自己的行業聲勢看漲福利相對優渥,為什麼別人卻就來說三道四?

或許我們可以這麼想:

在華人文化裡面,讀書人始終是社會地位比較高的,從以前到現在都還是如此。當年大家生活清苦,課業表現良好卻無法繼續升學念的人,要不是早早出來工作,想唸書的話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和時間能夠進修,或者就從此跟「讀書人」無緣;不然就是拼著考師專警專公費這一類的學校,藉此能夠不花家裡的錢繼續唸書,甚至還可以拿生活津貼回去貼補家用。於是,這些考進師專的人,一開始或許也是不得不如此,後來成了老師,也就接受了當年這條路的狀態:堪堪的薪水、明確的生涯路線、穩定(或說死板)的工作、和白紙黑字的退休、教育、日用等保障。即使生活應該是清苦的卻也穩定,而且國家當靠山應該讓人頗感踏實,身份上應該是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應該是中上的。(彭老師的這篇文章也有說到類似的心態)也就是說這幾個因素互相妥協,生活條件中下,換得的是超低生涯風險和中高的身份地位。我相信我的父母即便生活清苦,對自己的身份和職業還是很驕傲的。畢竟他們都算是讀書人,家世一清二白甚至安貧樂道,或許也可以視為讀書人的一種身份標誌吧。

但是,大家畢竟都是凡人,除了虛無飄渺的身份和社會地位之外,總不免希望生活還是能夠過得好一點。於是當經濟起飛、百業蓬勃、鐵工焊接幾天的薪水就相當老師一個月薪水的時候,本來平衡的妥協就難免受了點影響。原本的「我們是讀書人,這是我們選擇的生活,低風險、清苦但穩定有保障」,一旦被拿來專比「薪水」這件事情,總是一時之間難以反駁。是的,當時的教師薪水是很低,但是未來很有保障啊。難不成要以長久的生涯福利來回嘴嗎?但那會不會又得到『現在薪水拿的多比較實在』的反唇相譏?

總之,這像是一種認知失調的窘況,本來覺得自己的狀態是「清苦的讀書人」,雖然生活不滿意但可以接受,而且有改善的可能。但是一旦面對這種薪水的比較或嘲諷,那個自我形象裡的正面因素「讀書人」就彷彿不值一文,只剩下負面因素的「窮酸」。於是原本安穩的妥協歪了歪,生出了一些怨氣,一直埋在心裡。這種曾經被嘲諷貶低過薪資微薄的情緒,在任何與薪資福利有關的時候就陰魂不散的浮了起來,例如現在。

這種被瞧不起的怨氣真的很可怕,都過了將近三十年了還陰魂不散,跟個地縛靈一樣。也難怪諸多有過類似經驗或聽過類似經驗的軍公教人員都會因此忿忿不平,覺得現在要是討論到軍公教福利薪資退休俸等就是在找他們麻煩,而難以理性面對制度上的缺陷。

『以前你們笑我們,我們沒有回嘴,現在我們狀況好了,我們沒有笑你們,你們又來指指點點,憑什麼!?』


不過,如果以鐵工焊接者的角度來想,或許也可以理解為什麼當時他會那樣嘲諷。正因為華人社會總是唯有讀書高,於是書念得好的人成了老師教授知識份子讀書人,對唸書沒興趣或因為家庭因素無法繼續學業的人只能早早去學技能成為所謂的『勞力技術工作者』。在他們過往的經驗裡,或許因為學業成績不好、或無法繼續就學而被瞧不起,即便他們可能有超凡的技術,但是身份和社會地位上就是只能是低一階的「工」。這種日月累積的委屈和怨氣,總是難免在百業興旺薪水收入暴漲的時候成了動機,讓他們對那些社會地位較高但清苦度日的讀書人和知識份子的薪水語帶嘲諷。這當然不是一種良好的發洩怨氣的方式,但是同樣是平凡人的他們,又有什麼時候能夠對這區分階級的社會出一口鳥氣?

總之,臺灣社會真的還是太多這種鳥氣無處宣洩,把人和職業分等級的「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思想更是遺害萬年 。一天不去除這種莫名其妙的習氣,大家就得繼續忍受把彼此職業身份分等級並且褒高貶低的陋習。

回到主題,過去軍公教或許有一陣子很辛苦,甚至是真的比其他行業辛苦,而現在的退休福利與薪資保障是當時的忍受辛苦的條件,所以似乎這個保障是不該毀約的。但是很不幸的,保障不改的話國家就要倒了,於是我們只能回到第一點所說的:國家政府必須負起責任,承擔修改條件的一切怨氣,並且想盡辦法尋找最好的,能夠永續又多方兼顧的解方。如果真的能夠這樣理性而且負責,相信曾經為國家辛苦工作並且信賴國家政府的軍公教人員也可以接受新的、依然有相當程度保障的方案,而不會希望讓國家政府倒掉吧?(至於那些完全自私的、真的寧可國家倒不可自己少一毛的人,我們也無話可說了...)

最後,是有些軍公教人員會說:老子老娘就是有辦法考過國考教師甄試來享受這優渥的薪資福利和退休制度,不然你想怎樣?你有辦法你來考啊。持這種說法的人,一種可能是建立在軍公教人員有其篩選制度,而且錄取率還並不太高甚至年年降低,於是考過的人就覺得自己是通過了考驗再非等閒之輩,甚至高人一等睥睨眾生、自居為「高級知識份子」等等。或者是持這種說法的人是一時氣憤,所以拿自己有辦法通過考試檢定來嘲諷他人沒有能力。

無論如何,我覺得這種說詞真的很沒有格調,即使只是一時的氣話想要發洩自己被妖魔化的不滿情緒,也實在是說不過去。有些話就是不應該說,不可以說,連想都不可以這樣想。我認為,無論是真的抱持著這種「我就是高人一等享受這些福利也是應該」的想法,或者是一時氣話說出這種說詞來尖酸苛薄對方,都是因為我們的文化裡的那種「唯有讀書高」的想法作怪。所以,通過考試的人自覺了不起,瞧不起沒有通過考試的人。自以為多念了幾年書就高人一等理應享受更多,於是對於早早出社會工作、從事體力或技術工作或非智性工作的人語帶苛薄。這陋習一天不破除,我們就難有耳根清淨之日。

而且,就算退一萬步好了,真的覺得自己考過試了就高人一等很了不起看不起其他行業的,至少也得要知道怎麼樣是政治正確的態度。我以為,好歹表現政治正確的態度,是現代公民相互尊重的基礎。(當然你要說我就是不想政治正確我就是想要有話直說,那就歡喜做甘願受活該被人討厭吧)

不過,會這麼說的人,有另一種可能是很單純的認為『現狀就是這樣,你覺得這個好你就來考,沒人逼你不要考。大家都是自由選擇的,就好像身為軍公教也有諸多壞處缺點(領死薪水、沒有薪資協商的可能、沒有組工會罷工的權利、做得好沒有加薪、半夜被學生家長煩死、軍公職不能自由出國旅遊等等),我們也沒在抱怨,為什麼不能好壞自己承受,還要對我們選擇的狀態指指點點?』。也就是說,雖然這個說法跟上頭瞧不起人的那種幾乎一樣,但是動機是單純而良善的:個人造業個人單,我選擇了這條路,你覺得這個制度太優渥了,你也可以來啊不是嗎?

其實,正因為軍公教的制度屬於政府的政策,所以很不幸的就是依然可受全民公評。而且說真的,其實所有的事情都是可受公評的,哪怕是隔壁鄰居想要把小狗剪成什麼髮型(你說那是他家的狗干我屁事),或是遠在天邊的美國紐約想要怎麼處理颶風後的停電,即便跟我八竿子打不著都還是可受公評的。更何況,今天在討論的並不是『誰可以成為這個制度下的受益/受害者』,而是『這個制度到底合不合理有沒有改善的空間』。就是因為制度顯然出了問題,所以我們在討論制度的優缺點,並且設想改善的可能方式,哪怕是人人都有機會成為軍公教也一樣。無論他今天是不是太優渥或太苛刻,這樣的討論就是應該存在,而不是以「個人造業個人擔」「不爽不要做」「你想你來做」之類的話語阻斷討論的可能。是的,如果我欽羨軍公教的福利,我也可以努力的去考高普考教師甄試或是志願役簽下去,一切都是自由意志的個人選擇。但是,一個可以自由選擇的事項,並不表示他的存在就是合理而且沒有改善或討論的空間。雙手一攤甚至翻白眼說『不爽不要做』『不然你來做』或是『現實就是這樣,不然你能怎樣』之類的話語,不但無助於制度、環境的改善,更放棄了自己思考甚至帶來改變的可能性。


說真的,我多麼希望臺灣能夠像芬蘭一樣,各行各業的人都尊重而且真心喜愛自己的工作,沒有人瞧不起誰的勞動。公務員不是鐵飯碗,教師也不是鐵飯碗,開卡車的、開垃圾車的可以賺得比大學教授更多,大家在求學其間能夠自由選擇所喜愛的方向學習,不想待在學校的可以高中職畢業就出社會工作而且不怕被剝削被歧視。每個行業的退休金都是一視同仁由國家統一管理,依照收入扣繳相當比例做為日後的退休金,再也不需要區分軍公教和一般受雇人員的優劣(因為根本沒有差異!)...但是,這樣的期望,不知道哪時候才能在台灣,乃至整個唯有讀書高,現在又嫌貧愛富強調競爭淘汰的華人世界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