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7日 星期日

01032013-01212013非洲烏干達之行:人與動物

2013年年初,我跟著近二十位UEF芬蘭學生和教授在烏干達待了將近二十天,做為非洲熱帶生態學這門課程的實習考察。由於大家都是窮學生,又是一門生態 學課程的考察行程,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在營地紮營睡帳棚,省錢又符合課程本意更能體驗貼近大自然。行程當中的所有照片已經依照日期和地點放在我的FLICKR相簿上,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綜合的心得和觀察想要分享,所以就搭配照片寫在這裡。

這一篇的主題,是烏干達的人與動物。 

某個層面上來看,在烏干達的人與動物之間是很和諧的。就像是我在之前談河馬大象的文章裡說的,人和動物之間沒有高低之分,兩者在大地上各取所需、互相尊重、井水不犯河水。甚至有的時候,人還得要讓動物三分。

於是我們可以看見這樣的場景:在營地裡,晚上會有雄性年輕瞪羚成群來訪,為的是平坦沒有遮蔽容易發現捕食者。

_MG_8014

朝霞未升的清晨,還沒回到樹叢莽原的牠們。 _MG_8032c


或者是,湖邊營地裡就有疣豬常駐啃草,並且已經學會翻垃圾桶找吃的。如果你在帳棚裡放了沒有包好的食物,例如一根香蕉或是沒吃完的餅乾,那麼牠們就會窮盡一切可能去把這個食物弄出來吃掉,同時把你的帳棚搞爛。這些疣豬已經對人類習以為常,甚至賴在還有人的營地裡或營火旁,趕也趕不走。而牠們可是百分之百的野生動物。
_MG_7963
_MG_7968
因為在營地裡討生活所以要低姿態的跪著...為什麼跪著吃草,我也不知道。我猜是因為頭太重了,有時後跪著比較省力?

_MG_7962
近又不怕人,可以拍大頭照

_MG_8004
夕陽方落,彎月斜掛,湖邊靜靜吃草的疣豬,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悠然。

或是這種場景,小小孩就在龐大醜陋的禿鸛身旁。
_MG_7310

不過,這樣互不打擾的習慣也是因地而異。在烏干達,人類不太會去打獵、驅趕、或是殺害動物。但隔著大湖,西邊的剛果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剛果人據說打獵打得凶,對動物也毫不留情。所以在剛果,動物跟人的關係緊張,而且看到人就躲得遠遠的。

而當然,烏干達也不是沒有人獸衝突。森林象可能會衝進開墾地搗亂,讓居民頭痛不已。於是在研究站裡半夜若是聽到槍響,多半是四周的居民對空鳴槍想嚇走森林象。我們的旅途中也有看到被盜採象牙的森林象屍體

或是,在研究站的不遠處,一個在地保育團體也一直在教導住在森林裡的居民們如何辨別樹種,需要木材的時候只取引進的栽種樹種,盡量不要砍伐原生的森林樹種,還有多多瞭解動物,並且跟動物和平共處。這一切的一切,除了文化之外,更需要教育和觀念的宣導。而如果絲毫不顧及當地人的需求,也沒有成功的可能。

_MG_6955 _MG_6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