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01032013-01212013非洲烏干達之行:水

2013年年初,我跟著近二十位UEF芬蘭學生和教授在烏干達待了將近二十天,做為非洲熱帶生態學這門課程的實習考察。由於大家都是窮學生,又是一門生態 學課程的考察行程,所以大多數的時候我們都是在營地紮營睡帳棚,省錢又符合課程本意更能體驗貼近大自然。行程當中的所有照片已經依照日期和地點放在我的FLICKR相簿上,不過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綜合的心得和觀察想要分享,所以就搭配照片寫在這裡。

這一篇的主題,是烏干達的水。

基本上,烏干達的自來水接管率應該不太高,即便是機場城市Entebbe或是首都Kampala也一樣,所以日常生活中用到的水,常常都是由人力去井邊、河邊、溪邊、湖邊、或地下水幫浦邊打回來的。

_MG_7052

而打水這件事情算來簡單,所以除了大人之外,小孩也常常是打水的重要角色。

_MG_6633
_MG_7049


這樣的水,想來當然是幾乎沒有任何衛生處理,再加上烏干達又是個熱帶地區,所以水裡面當然有一狗票的病原體等著讓人生病。照理說,這樣的水應該至少要煮沸過後才能喝,但很不幸的是烏干達的電力也不是很穩定或普及,也沒有瓦斯或是天然氣可以作為烹飪用的燃料,所以要把水煮沸大概只能燒柴或煤炭。而,或許是因為燃料也頗珍貴吧,以前的狀況我不知道,但現在當地人並不燒水來喝,而是都買瓶裝水來喝。

(當你可以看到還有人這樣費工的把廢紙樹葉各種纖維擣碎然後製造燃料的時候,應該就表示燃料也頗珍貴)

_MG_6968

於是,超市門口就會看到這種水積如山的景象。
_MG_5915

(其實當地人應該也喝不少碳酸飲料,因為到處都是可口可樂雪碧芬達的廣告,或許還是從非洲生產的。但是,想想一般人取得其實不算容易的水源,居然拿來生產耗水量極大的碳酸飲料,就覺得有點荒唐。更何況同樣體積的瓶裝水遠比碳酸飲料便宜,只能說這資本主義法則運作的跨國飲料企業實在是無孔不入而且頗為無良。)

而提回來的水,則是用來洗手、洗東西、或是洗澡。
_MG_8347

烏干達雖然緊鄰維多利亞湖,又處在熱帶地方,但是降雨並不是平均分配,而是集中在濕季的時候。乾季中常常是一片沙塵乾得要命,半滴雨水都沒有。當然,可以打水的地方在乾季時也會受到影響,所以水資源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很珍貴的。就我所知,當地人常會用水管把屋頂上的雨水接起來一桶桶儲存以備乾季之需,我們住過的研究站也是這樣收集雨水的。但是,據說研究站旁的森林裡的狒狒很喜歡在屋頂上大便,這在雨季的時候不是問題,但是在乾季的時候,那偶爾降下的雨水就會浸潤屋頂上日積月累的狒狒大便,於是水龍頭一扭開,流出來的水就會有些微的黃褐色,伴隨著狒狒大便的氣味...

很幸運的,我們去烏干達的時候只是乾季的剛開始,所以沒有機會遇到這樣的兩難。但是!在伊利沙白女王國家公園裡的營地的第二天晚上,當我洗完澡鑽進帳棚的時候,總覺得我的毛巾上有聞到一股若有似無的草食動物大便味,當時我還以為是十幾天以來毛巾總是在野地裡掛來掛去的結果。沒想到隔天晚上洗澡到一半的時候,正要把頭上的泡沫沖走,才發現這草食動物大便的味道居然是來自洗澡水裡頭....

_MG_7821

這也難怪,既然沒有自來水,營地裡的水當然是提來的,而最近的水源就是一旁的河道跟湖泊。又,這裡是非洲,河裡湖裡都住了一堆河馬,在營地裡就可以聽到他們的低沈吼聲,晚上甚至會光顧營地閒晃。既然河馬住在營地旁的湖邊,當然也在裡面大便,於是這水裡當然也就有著河馬大便的味道。

這下真的是兩難了,要留著滿頭的泡沫,還是要用河馬大便味道的水沖頭髮和身體呢?


PS
後來,我剛好在網路上看到這一篇關於非洲人民提水不方便的文章,心裡非常激動。這個世界的確需要這樣的設計來改善人們的處境啊!
延伸閱讀: 河馬滾桶